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3号避难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25|回复: 9

【转载】是谁杀死了不屈周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3-2 17: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百度id:aiwenguan123

与世隔绝的山庄,远离陆地的渡轮,各色人等汇聚的沙漠客栈,这些都是发生悬疑案件的好地方。
周泰躺在血泊里,浑身焦黑,只有身旁两张有着相同点数9的的不屈牌,才能让人们相信这就是那整天喊着“还不够”的不屈周泰。
现在,他死了。也许是天灾,也许是人谋。
闪电划过苍穹,在黑幕中斩出一道银钩。只有这样的力量,才会让一个坚强的男子,死无完肤.

小乔在一旁啜泣,看来是吓着了。刘备和诸葛亮面色凝重。庞统满腹心事,低着头,似乎在逃避什么。司马和张角似乎应该幸灾乐祸,但此时也得意不起来,因为他们是悬疑最大的两个。
当然,一般侦探小说里,最像凶手的那位,往往不是。不过由此就排除司马和张角,未免太便宜了他们,他们有杀人的动机,这两位和郭嘉小乔对刘备不满已久,早就想除掉他了,而周泰是刘备的得力助手。况且,让天上的闪电落到一个人的头上,对他们来说,并不算很难。

如果真是他们做的,承认也无妨,但他们居然都否认了。

“这恐怕是天命吧。”看得出来,司马也不是很自信。
“要电自己电。”张角大大咧咧甩出一句。

现场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住在一层楼的环形分布的房间里,位置如下。
             司马懿       张  角      周  泰     神吕蒙     
   曹 仁                                                                刘  备   
             诸葛亮       小  乔      庞 统     郭   嘉     

其中刘备和曹仁一个在过道头,一个在尾,其余人等都对门居住。
最先听到周泰叫声的是郭嘉,他说他当时还未睡着,感到光芒一闪(具体什么方向不确定),然后就听到一声惨叫,似乎是周泰的声音,他第一个冲出房门,然后刘备诸葛亮都跟着冲出来。
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在你们中间!

“电光,焦黑,这点可以确定是闪电劈中了周泰无疑。”诸葛亮看了司马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个不一定,郭嘉看到的电光,但不确定方向,也有可能是神吕蒙这家伙身上发出来的”庞统马上说道。
“大家都别动,保持现场”,刘备下令,没有人表示异议。

看着周泰房间里两张一模一样的不屈牌,张角看了一下四周,叹道:“上次我见到周泰,他正好体力是两点,所以,司马兄,他的确是被闪电劈死的,自然的闪电。”他最后几个字使用了着重号。
“这个,你倒是也可以。人工的也说不定,再补一刀也不是难事.”司马还是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似乎毫不在意他的嫌疑最大,也不关心人是谁杀的。
张角脸色乌黑。
“你们俩别在这内讧了,你们手牌都没有变化,这个是最大的证据,”郭嘉瞪了司马一眼,然后对大家说,“他们俩手牌都没有减少。”
“这个理由只适合司马”,诸葛说道,“大家还是说说昨天晚上都干了啥吧。”

(此段有修改)

“我先说好了”,诸葛紧接着说,“昨天我在观星,不过观星能力有限,,周泰离我这么远,要是我能控制的话,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我在睡觉,已经两个晚上没出来了。”曹仁说出这句话之后,大家都笑了。
“什么都没做。”司马接着说。

接着大家都把目光都向诸葛的邻居小乔,这个娇艳美女受到老天特许,是用远不会中闪电的,也难怪她看到周泰的惨状会吓成那样。
“我…..我……”她满脸通红,“….不是我杀他的啦!”支支吾吾半天后叫出来这么一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等等,你门口是什么?”郭嘉突然大喊,从周泰房门斜望去,小乔的门口赫然躺着一张牌,黑桃7,“这张牌不是原来在你手中么,五谷时候拿的,大家都看到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庞统突然发问。
“不….不…..!”小乔依旧满脸通红,抓着头发“跟我没关系!”
“那这就奇怪了,你敢说这张牌不是你的么?”庞统继续追问。
“是的…但是….”小乔还是欲言又止。一副绝望的样子。
“那我来告诉你好了,这张牌,害死了周泰。”诸葛亮深邃的眸子直抵美人眼帘。
“不可能。”郭嘉站到诸葛亮和小乔中间,慢慢道:“不要太敏感,看到黑桃2-9就认为是闪电的导火索。小乔再傻,也不至于把这种牌放到直接门口,分明是有人陷害。”
“这不是闪电的判断牌,也许是天香的弃牌。所以才会从她手里跑到门口。”司马突然冒出一句,虽然他和小乔关系很好,但似乎只有他认为对的事情,就一定会直接说出来。
“哦?看来大家认为,是小乔把闪电伤害天香给了周泰?可笑,谁不知道小乔的红颜是永远不会中闪电的。”郭嘉替小乔辩护道,这个理由在大家都认为周泰是收到闪电伤害而死的情况下,似乎极其可靠。
“那可未必。”一边传来天道威仪刘备的声音。

房间的机制是这样子的,都有可能与一条铁索相连,只是需要一种叫做“铁索连环”的牌作为的钥匙,只要被连上的,可以传导闪电和火焰伤害,但是这把钥匙不是每个人都有,一把钥匙既可以连上,又可以解开。
所以当刘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去查看周泰房间的铁索端,果然,温热的铁索表明了它刚刚经历了电与光的洗礼。
“不过,这也不能表示,小乔就是凶手,很明显,小乔若中电,需要另外一个人中电后传给他,再天香,这样就至少会产生6点伤害,但是现在,除了周泰受到致命的三点,并没有任何人有伤害表现。”
“但照你说,现在看来,周泰的确是中闪电而死,而且在连环上,就算没有小乔天香,也至少会产生6点伤害,可是现在大家看来,都没什么事情啊。”看来已经洗脱嫌疑的张角这是话也多了起来。
“不,表明上看是这样。庞统,你装备的两匹马到哪儿去了?”郭嘉针一样的眼光直指已经汗如雨下的庞统。


2010-6-1 22:32 回复  
“又拥有随时可以控制连环的钥匙,又能在中闪电后表面上看不到任何伤害,这样的人,只有你庞统一个。”郭嘉悠悠叹道,“可惜你涅盘后,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行迹可以看出来的,可惜啊。“
“你正是把你自己作为导体,电死了周泰!”诸葛补充道,“而昨晚郭嘉感受到的光芒,根本不是闪电产生的,不然张角和吕蒙也能看到,而是你涅盘时的光辉。”
“那小乔在庞统的隔壁,也没看到啊,”司马问到。
“她,她本身就是色盲,再加上也许在睡觉。小乔门口那张牌,就是庞统闪电的判定牌,他不过就地移到了隔壁的小乔门口,却没想到小乔是不会在没有铁索的情况下中闪电的。”郭嘉接着说道。
庞统抬起头,眼里充满了绝望,突然对着司马冲过去,掐住他的脖子,大声喊道:“你陷害我!你陷害我!我要你偿命!!!”

诸葛郭嘉曹仁三人一起把突然对司马发起攻击的庞统击晕,司马喘了口气,说道:“这凶手真莫名其妙,这么多人,要拉人下水,也不必针对我吧。”
“哈哈,可能是你最喜欢玩闪电,他精心布的闪电局被识破,所以想找你泄愤吧,刘备大哥,看了你的左膀右臂互相算计哦。”郭嘉心情很好,他们反刘备势力此时气焰大长,周泰,诸葛亮,庞统都跟刘备交好,暗中保护他。
“不,你们听到没,庞统最后用的词是“陷害”,”刘备冷冷地说,“司马兄,可否让我查看一下你的房间。”
“莫名其妙,看就看,有什么大不了的。”司马依然爱理不理的表情。
司马的房间里,铁索端口,明显有被动过的痕迹。
司马自己也是大吃一惊,刚刚的冷静一时全无。刘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似乎陷入了沉思。郭嘉和诸葛也错愕不已。
已经消停了半天的张角发话,“有件事情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其实昨天,有人打了我一下,我一急之下,八卦走火,雷击出去,因为刚刚太敏感说出来怕人怀疑,因为除了周泰没有别人受伤,我也不清楚劈到谁了没,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是中闪电死的, 我说出来也无妨了。“
刘备笑了笑,突然转身,对着一直以超然世外风范自居的神吕蒙说道:“张角讲了他的故事,相比圣光您也有故事要讲吧,真没想到您居然是这样的人。”
神吕蒙圣洁的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说道,“看来你都知道了,真是聪明的人啊,那就你来说吧。”

众人都不知道他们俩打什么哑谜,刘备则笑道:“真相只有一个,诸葛亮,真没想到啊。”
诸葛亮面对着几乎所有人的眼光,脸色依旧淡定无比,轻声道:“哦?证据。”
刘备依然微笑道:“其实你这样冷静的回答更像是凶手,被冤枉的人此时一定会表现的相当失态,比如小乔。”
“继续,”诸葛亮冷笑,“我听着。”
“庞统不是凶手,郭嘉刚刚说他把闪电的判定牌移到小乔门口,显然和我们刚刚所说那张牌来自五谷小乔选中当手牌的事实有着明显的矛盾,而那种五谷,我也注意到你拿的是铁索连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手里已经没有那把钥匙了,这就是证据。”
“由这得出,也太荒谬了吧,我就算可以把庞统和周泰连在一起,我能控制到庞统的闪电,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诸葛亮反问到。
“看看,一旦急了,说话就更像凶手了,凶手最喜欢问“我为什么要”和“我怎么能够”的问题了,我来一一解答吧。”刘备说。
“其一,说说小乔那张掉在外面的牌的问题,那张黑桃7,的确最初是在小乔手里的,不过这完全是个意外,刚刚我就说了,完全没想到我们的圣光吕蒙是这样的人。”
吕蒙爽朗地一笑,小乔的脸已经红的看不见了。
“神吕蒙有着一个特殊的能力,攻心,能够无距离限制地偷窥,而在我们这群人中,最值得他那样做的当然是美人小乔啦,当然小乔也是知道的,所以说她刚刚一直不好意思开口,这样的事情,怎么好跟我们讲。
“更甚的是,吕蒙不但看了,还能取走一张红桃牌,但是意外就发生在这里,大家都知道小乔是个色盲,黑桃红桃分不了,吕蒙拿来一看,是一张没用的黑桃,就扔在了牌堆顶,当然这个动作是很危险的,何况你扔的是黑桃7,极有可能劈中某人。然后他趁着看不清楚杀了一下张角…..”
“哦我知道了,张角其实是走火了,但正好雷击的是对门的小乔,那张吕蒙放在牌顶的牌,就成了小乔的判定牌。她没注意收所以就落在门外了。”郭嘉后知后觉。
“对,这也是我最开始想不通的地方,张角一说我就明白了。”刘备继续说道,“至于诸葛亮,他连的根本就不是周泰和庞统,而是司马和周泰,而庞统,之前早就把司马和自己连在一起了。
“庞统的目的,只是是怕司马改判,所以和司马连在一起是最安全不过的,等司马发现了当然不敢劈他,这只是他胆小而已,和杀人无关,而这个司马没有注意到,诸葛亮反而注意到了。
“于是诸葛亮用了他那张铁索连换,对司马和周泰使用,这时,周泰连到铁索上,但司马因为被用了两次钥匙,所以反而解开了。这也是庞统晕前说司马陷害他的缘由,他始终没想到为什么自己中了闪电,而且还会把周泰带死,司马对这一切都不知晓,所以发现自己铁索端被动过也很惊讶。庞统的这个行为,反而被诸葛亮利用了。
“其实庞统一开始就知道周泰是怎么死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凶手。其实被闪电劈死很正常,我相信如果司马或者张角有机会,会毫不犹豫的劈死我。但这样的局,真是精巧至极。
刘备转过头望着诸葛亮,说,“我完全没想到啊。”
诸葛亮摇了摇头,说:“你还是没有说到关键,就算是我把他们连在一起,那有怎么样,我观星能力有限,他们被劈完全是天谴造成的,我还不至于成为凶手。”
刘备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说到:“你知道么,诸葛亮,其实当你一开始说出“我观星能力有限”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你了,因为我和你一样,非常了解观星的无穷能力。如果不是这样,周泰就算中了闪电,也未必会死。”
刘备走到剩余牌堆面前,翻开一张,仍然是9,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看来周泰是必死无疑了。
“这点,只有你能做到。你是观不到庞统的牌,但是你前几个夜晚,都已经把牌底堆按你的意图布置了,下面还有几张牌,每张牌是什么,你都计算地清清楚楚,所以才能这么精确地对周泰一击毙命。只是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对他们下手。”

“因为他是内奸,”司马走上去来“我们都是明着反你,而他虽然表面上配合你对付我们,但两个老不死的是他最后登顶的一大障碍,所以,必须除去。”

刘备惨淡一笑,说道,“司马,你们杀了我吧,死也不让内奸赢。”

“不,还不可以死。”一个声音从走廊尽头飘来,散发着一丝淡淡的酱油醇香。
刘备勉强撑起失落的眼帘,只见曹仁披坚走来,仿佛一梦方醒,地老天荒。
“为什么。”刘备眼中露出一丝嘲意,自哂笑道,“谁不知道我刘备的存在全靠支援与合作,我的左右或死或伤,我还耗着有意义么?给他们发牌让他们鞭尸么?指望内奸杀掉他们最后来手刃我么?”
“只怕你全想错了,玄德公。”大将军走到周泰面前,一脚勾翻炭黑的躯体,宛若天人。
地上露出周泰的身份牌,赫然写着“内奸”二字。

那些最有可能是凶手的,往往不是,譬如脸上写着“我会用闪电杀人”的司马和张角。
可这句话真的有道理么?或者只是悬疑小说为了制造情节的突兀与故事的转折而捏造的一个纸上定律?众人看着地上的身份牌深思。
“这个能说明什么。”郭嘉率先发话。“似乎刘备说的那些与这个事实并不矛盾。”
   曹仁叹了一口气,说道,“逻辑上,是不矛盾。”然后转头与诸葛亮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道,“但犯罪学中,有一件事情比一切推理都重要,那便是,动机。诸葛孔明,忠臣,完全没有杀周泰的理由。”
诸葛亮走到刘备面前,不现喜怒,幽幽地说道:“我刚刚一直没打断你,只是想看你能说多久,破绽百出且不说了,主公,我自出草庐以降,已经跟了你十年有余,真没想到….”诸葛转过身,接着道,“不过,你的事实描述,都没错。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事情,都不是按照我们想象的发生的。”
“等等。”刘备汗涔涔道,“现在有十个人,内奸有两个….”
“他不是。没等到刘备说完,曹仁打断了他,说道,“因为我是另外一个。”

“你不觉得我长得就像个内奸么?”曹仁的铠甲似乎守护着他话语的威严,“刘备,作为一个主公,你不是为自己活着。”
“首先问一个问题,你真的相信诸葛观星控制牌底堆让庞统中闪电然后周泰不屈马上死的这种事情么?不要忘了,庞统涅盘是要摸三张牌的,这种拿捏与算计,无异于天方夜谭。”曹仁徐徐说道。
诸葛苦笑一声,现在大家都对观星的无限捧高,其实忽略了人力的限制与外界因素的干扰,那些匪夷所思的技巧,其实都是在极端理想情况下打出的思想飞机罢了。
“你刚刚说的那么自信,断定我手中一定没有铁索连环,我都来不及反驳,现在可以给你看了,呶。其实我拿这张倒是准备对你用的,能控制闪电的都在敌方,把你们绑在一起或许能安全点,当然这是个歪点子。”诸葛亮继续平稳的说道。
“不过你也没有推论错,”曹仁又将头转向刘备,“的确有人用连环解开司马连上周泰,你那么确定诸葛只是因为你看到他拿了罢了。五谷拿到的一定会有,但五谷里没出现的不代表不存在。”
“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使用这张连环的,就在郭嘉与神吕蒙两人之中。”
走廊的气氛似乎变得十分诡异,电与火的味道弥漫其间,很多事情,也许就如同你看到的那么简单,比如,你看到黑桃7,很快就能想到的是闪电的判定,那么……
“那张黑桃7,就是害死他们的凶手。”一直没说话的小乔突然说道,“现在,我也想明白了,主公对我和圣光之间发生的推断没有错,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错了,吕蒙是和他们一伙的。”
“他们?一伙?难道你…….”场上只有几个人保持了淡定的神色,其余人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小乔,“没错,10人3忠,我就是小三。”
“对,小乔不管做什么,你永远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司马说完这句话,大家仿佛释然了。

为什么是神吕蒙?他不是一副超然世外的姿态么?除了少数几个人心如明镜,其余人皆是满脸疑惑。
“其实就算是他们那边,也只有张角一个人知道,可能司马郭嘉都不清楚,都以为最后一个反贼是小乔,但吕蒙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也明白小乔的行为和身份,而小乔可能刚刚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诸葛神色不惊地说道。
“圣光果然不同凡响,极富深意的那次攻心在登徒子的肤浅借口掩饰下连小乔也云里雾里,可谁会想到,那张敏感而危险的黑桃7会被就这么容易地扔在了牌堆顶,而他这么“随手”杀了张角一下,要知道,带着八卦的张角可是到处都是制衡的机会哦。”曹仁语气轻松下来,圣光吕蒙也含着笑意凝视着他。
走廊上的人们已经满是冷汗,攻心取红颜之黑桃,鬼道换攻心之遗物,计计连环,星移斗转。


“其实张角你根本就没有发动八卦,你刚刚补充的几句倒是煞有介事,你直接闪掉以后,随手雷击,再用手中的梅花牌鬼道替换回那张被圣光扔在牌堆顶的黑桃7。最后用那张牌改了庞统的闪电判定,而且你和圣光都知道,这一改会产生什么样的连环效果。”曹仁盯着张角越来越舒展的眉宇,一字字说道。
“哈哈哈哈哈…..”司马突然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果然事实总会浮出水面,不过你们真以为我和郭嘉不知道么。”
“嗯….我们早就互相了解其余三人的身份了,”郭嘉摇着扇子走上前来,“对于我们4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团结。周泰的死,其实一开始,这里清楚的人就比不清楚的人多。”
“所以本来落在庞统门口的判定牌,是被第一个冲出房间的你慌忙踢到小乔门口的。”刘备在一阵晕眩中总算作出了一个判断。

尾声.

几个星期后。
这个走廊只剩下刘备,郭嘉,曹仁三个人。
又一道闪电挂起,然而,司马张角诸葛亮,已然不再。
三个人面对物是人非的场景,满腹心事,若有所思。
……
闪电在郭嘉头上炸开。
郭嘉看着手中一堆杀与闪,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司马,张角,子明,我来了,那个浴血狂欢的夜晚,终究只属于过往。
沉沦。
耳畔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桃鸣。
(全文完)
发表于 2011-3-2 17: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理解不能
 楼主| 发表于 2011-3-2 17: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玩玩三国杀啊
发表于 2011-3-2 17: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理查德兄现在很沉迷三国杀啊,辐射3已经不玩了么?
发表于 2011-3-2 17: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英雄和牌种产生的蝴蝶效应已经打破了平衡,不是游戏设计者所能掌握的了。遗憾的是三国杀不能像dota一样自我更新,所以只能走向没落。
 楼主| 发表于 2011-3-2 21: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3楼无心无存于2011-03-02 17:27发表的  :
理查德兄现在很沉迷三国杀啊,辐射3已经不玩了么?
身边的人都在玩这个,说实话,50块一局很容易让人玩的很精明
发表于 2011-3-10 14: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明比不上RP
发表于 2011-10-11 20: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4楼cuiran0627于2011-03-02 17:52发表的  :
新英雄和牌种产生的蝴蝶效应已经打破了平衡,不是游戏设计者所能掌握的了。遗憾的是三国杀不能像dota一样自我更新,所以只能走向没落。
只玩标准牌
发表于 2011-10-27 03: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2-4-3 18: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乱啊。。
我看的都快晕了
只玩5人局的飘过
新英雄的技能完全没接触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13号避难所 沪ICP备05055773号 公安备案号:31011502011727

GMT+8, 2022-8-20 13:30 , Processed in 0.121681 second(s), 14 queries .

快速评论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