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3号避难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登子下个月要开民主峰会,邀请了一百来个国家——点评下名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7 21: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而民主政治实际上只是一个阶级间与阶级内部的调和机制,我们不能神化这个理念,也不能一看到这两字就犯ptsd。有话就要说,社会就是在各阶层的不断博弈中演化的。动不动就想要“千年帝国”,怎么可能呢?}
回到我上面的话,封建制度已经维持一两千年了,而罗马也确确实实维持了千年帝国。而民主,到现在为止,最长的民主国家也不到二百年(不是美国,美国早期是邦联,各州权力极大,南北战争后才转为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封建制度确实不好,但不代表所谓民主就好。就像你说的,社会在各个阶层的不断博弈中演化,尤其是这三十年来,矛盾更是突出。而从现代民主诞生以来近百年,它本身演化了多少?它真的能适应现代的社会吗?你说千年帝国不可能,但你又凭什么认为民主就一定能活到下一个百年?

发表于 2021-12-7 21: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再借用一些时下流行的经文的说法,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从来都不能混同。设法将极权与高效行政混淆,亦或者设法将“民主”与“散漫”、“混乱”、“扯皮”等同的,如果不是确实缺乏对历史与政治的研究,就是在输出自己的观点了。”
不,我们说封建制度是吃人的,是因为地主阶层不吃人就活不下去,不吃人的地主会被吃人的地主吃掉;我们说资本主义是吃人的,是因为不吃人的资本家不吃人就活不下去,不吃人的资本家会被吃人的资本家挤破产。
现代民主之所以给人散漫混乱扯皮的印象,恰恰不是跟极权比,而是跟早期民主比。在全面民主前,民主是比极权高效的,而资本主义之所以战胜封建主义,就在于早期民主国家有更大的集中资源能力。而全面民主后,选民被主动被动的切割,就产生了大批在小部分地区针对小部分人深耕细作的政客,政客比这些特定选民绑定,代表这些特定选民的利益,也就必然产生散漫混乱扯皮的结果。十几个利益群体好协调,但现在利益群体的数量已经几百个都不止了,你不扯皮还能怎么办?
发表于 2021-12-7 21: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PS:本来还以为阁下的角度是批判资产阶级民主只不过是统治集团内部的金权游戏,群众只是演员实际上分到的权利微乎其微。结果倒好,居然挂满倒挡倒车到前现代的君权神授政治了?怎么出了知乎贵自五的话术就冻结在2000年代了?古代印度真是好,自五公知争着要,只不过争谁来当婆罗门。嗯,我觉得冰与火之歌的制度应该挺合你胃口的,政治完全就是不加一点包装的贵族内部的权力游戏。}
呵呵,别一副上帝视角的态度批判其他国家的制度。先进的未必先进,落后的未必落后,这都是有其内部环境的。
而印度的知识你不懂,更是张嘴就错。婆罗门是世袭的,不管古代印度换过多少朝代,婆罗门都是那一批人。那些人争过来争过去,争的是做刹帝利的权力,不是婆罗门。你祖上不是婆罗门,想混成婆罗门,基本不可能。哪怕是甘地,也是印度建国后才被婆罗门梵化赏赐为婆罗门。其他人可想而知。
而不管是波斯人蒙古人阿富汗人,怎么一旦进入印度都采用种性制度了呢?因为成本低收益大。作为外来者,本来人数就不可能多,文化语言都不通,你怎么统治这么大一块地这么多人?到最后还不是向地头蛇让渡权力,然后让地头蛇给你的权力背书。难道你真准备一块块地清理过去,清理完了,谁给你纳粮?
印度的制度有其内部合理性,稳定性远比外人想的要好。
而回到前面的话题,你说君权神授是开倒车,那么君权国授呢?这也不够,那君权民授呢?如果你说极权是错,民主就是对,那么民选的独裁者是对还是错?P民不会选独裁者?真的吗?要我举例吗?民选领袖就不会变成独裁者,真的吗?至于冰与火之歌,我没看过。但我很疑问,是谁给了你现代民主就不是权贵内部权力游戏的错觉的。
发表于 2021-12-8 09: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2-7 18:27
1,你首先就认为民主绝对就是好的。
2,“D先生无疑是好人”,“不能二进制地看问题, 不管从什么角度”。 ...

1. ”绝对就是好的“,这就是我说的不要二进制,好人不是完人
2. 我为啥用D先生而不是(),你懂,我懂,春秋一下更健康,修辞一下更那啥。 好吧你直接字面了那就很遗憾了
3. zd会议和gj会议,等同....也行吧!
发表于 2021-12-8 10: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1,不,这个世界上只有合适不合适,不存在好坏,因为好坏是主观判断。
2,其实你我都懂。
3,是的,因为既然扯价值观,不跟同价值观的谈的话,那还不如去菜市场扯皮,因为你连谈话的前提都谈不拢。我们很早(大概2010年开始)就开始试图集结左翼政党,这才是讨论问题的方式。
发表于 2021-12-8 10: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jmbrowning 发表于 2021-12-8 09:45
1. ”绝对就是好的“,这就是我说的不要二进制,好人不是完人
2. 我为啥用D先生而不是(),你懂,我懂 ...

实际上,政党会议是比政府会议好的多的。
因为政府会变,而且很多时候会四年一小变,八年一大变,所谓民主大会能得出任何持续四年的共识吗?别说四年,两年都够呛。别的不说,美国中期选举,美稀宗能保持住席位的可能性非常低,那么他接下来还能推行什么政策?
而政党则不同,基本盘比较稳定,在其政府内部的官僚体系势力也比较稳定,跟他们谈,不会达成太大的共识,但共识可以保持住,不会因为人员变动产生太大波动,这其实更好。
发表于 2021-12-8 13: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2-8 10:40
实际上,政党会议是比政府会议好的多的。
因为政府会变,而且很多时候会四年一小变,八年一大变,所谓民 ...

有道理,但是100多国200多D,容我质疑一下部分含金量。

不过从懂王到牌王这折腾的过程可以说是D先生又是正面又是反面的典范,正面是强如懂王也不能随便就赖着不走,反面就是两D这两边都不着调(然而没有第三股那啥,存在的第三股那啥要么弱鸡要么更不着调)充分说明美国的D先生是问题比较多的D先生之一。不过好歹有,这点很重要,会左右摇晃得厉害但还是有希望不翻车。

如果XXXX能有把车把打回来得机制也到无所谓,但是XXXX最常见的缺失就是没有这个机制.
 楼主| 发表于 2021-12-8 22: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哗哗小子4000 于 2021-12-8 22:29 编辑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2-7 18:54
呵呵,一段段来。
{“民主体制”之所以是对的,是因为“民主体制”是“人民主权”原则的必然延伸。只要一 ...

那是当然,既然你这样认为民主就是好啊就是好的人这么多,国家为了省点钱,扯点淡也没什么,反正扯淡不花钱。再重复一遍,一个国家标榜什么,跟实际如何无关。而它标榜的东西往往也跟好坏无关,只是P民喜欢听罢了。比如中国皇帝说受命于天,外国国王说受神眷顾。
————————————————————
你的这套2000年代自五式说辞我看的都烦了,麻烦去看看外交部新发的白皮书标题是什么内容是什么好不好?先生自以为在忠诚地为建制唱赞歌,实际上建制对先生这种人却是避而不及和“我不是,我没有”。
也许先生认为国家不应该哪怕只在程序上承认主权属于人民?而是应该公开宣布这个国家和人民理应是一个神明或者被一个家族的所有物?

这~~你欧陆风云4玩多了吧。所谓勋贵和文官其实都是地主阶层,而宦官的权力来自皇权本身。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所谓勋贵和文官是站在一起的,因为他们就是同阶层,而一旦地主阶层实力过大,开始往死里打压皇权的时候,皇帝要反扑,就会引入宦官。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大宦官都出自皇朝中后期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大多数文人极端敌视宦官的原因。他们本身不是阶层,只是皇帝这个阶层的代表罢了。再说干脆点,那些地主阶层那么恨宦官,等到他们动手把宦官杀完了,朝廷就好起来了吗?不,杀了宦官就是把皇权最后的遮掩撕了干净,该改朝换代了。东汉如此,晚唐如此,大明也是如此。
————————————————————
中国古代本质上是皇帝兼任军事贵族头领,以此控制军事贵族。就拿大明来说,百万卫所兵实际上供养的不过十万勋贵和家丁,事实上从对领地上的军户可以抽血税来看,他们就是中国版的骑士阶级。建州就更明显了,皇帝老儿就是一起打天下的满洲军事贵族首脑,重用的部队也是当年跟着自己祖宗一起打天下的八旗勋贵的后人们,武官地位在两代都是高于文官。还什么勋贵和文官穿一条裤子的?简直银梦论证!

至于纳粹,希特勒是完完全全的民选首脑,是完全的民主制度产生的。他的崛起是因为一战失败导致的下层士兵市民的集体失意,而他的失败是因为下层p民在漫长高烈度的战争中实在熬不住了。实际上,容克贵族是一直瞧不起这个奥地利乡下私生子的,而小布尔乔亚的小确幸也对希特勒的生存空间理论无感。从现在的政治伦理来说,他的上台不但是道德的,也是合乎你所谓的分权理论的。希特勒是被大多数德国人选上去的,而他在被选上后也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从物质和精神上满足了大多数德国人的需求。(大清洗?你猜为什么当时德国的犹太人比英法多得多?)
————————————————————
我很想知道说这话的人到底对魏玛共和国的政治制度和政府运作方式到底有没有基本的常识?
巴本自己作为一个天主教贵族是中央党右翼。海因里希-布吕宁这个温和的中央党人出面担任“总统内阁”的总理,已经很让其他各党派不愉快了。但巴本先生居然还依靠总统府的小集团推翻了布吕宁,自己取而代之。
1932年没有任何一个大党支持巴本,中央党视巴本为叛徒。从党首卡茨主教以下,绝大部分中央党政治家都和巴本断绝了关系,巴本之所以没有被开除是因为他抢在被开除之前退出了中央党。一个吃了空前绝后的91%多数的“不信任案”的人无疑是过不了议会这一关的,但巴本先生是什么时候坐上总理宝座的呢?1932年6月1日,他是什么时候下台的呢?1932年12月!也就是说一个没有任何民意支持的、无论如何过不了议会这一关的人,只要能够得到总统的支持,他也可以当上六个月的总理!
在魏玛共和国一个人只要被总统任命为总理,他就是总理了。只要议会不通过反对他的“不信任案”他就是总理!甚至即使通过了针对他的“不信任案”,卡尔·施密特也认为总理依然可以继续执政。1933年他就是这么给施莱歇尔出主意的!他说“宪法只说总理应该得到议会信任”,“但没说如果议会不信任总理就要辞职!”“这是宪法漏洞!你可以继续赖在总理府不走!”这就是魏玛共和国制度上的神奇之处!宪法第四十八条授予总统采取“非常措施”的权力。这项权利在魏玛共和国的历史从艾伯特时代就开始被频繁使用,到兴登堡的时候则变本加厉。从1930年布吕宁内阁成立之后更是公然抛开议会,成为内阁执政的万应灵药。试问一个得不到议会支持、施政也不通过议会的内阁,跟民选有什么关系?一个单纯建立在总统信任基础上的内阁,跟议会选举有什么关系!从布吕宁开始连续四任总统内阁的总理当中,布吕宁虽然有一个党却只有不到20%的得票率。巴本没有党,却被接近90%的议员反对!
施莱歇尔就是个军人,他虽然和政客混在一起,却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议员支持自己。这三个人都可以如愿以偿的统治德国。怎么换成一个拥有33%得票率的希特勒,就成了人民的选择了?综上所述民选内阁有几个基本的条件,过半数的席位,或者依靠联盟获得过半数的席位、并且在执政的过程中依靠议会多数的授权。但希特勒这三样一个都不具备!他只有33%的席位,即使加上胡根贝格的党也只有41%到43%的席位。他从没有得到过过半数的支持,甚至没有依靠议会多数授权施政。他是兴登堡总统任命的总理,他的法令是以兴登堡总统签署的方式生效的。是宪法四十八条授予总统的“非常措置”权的体现。基于上述事实希特内阁是“总统内阁”是这个问题上的普遍观点,但先生这种古墓派自五却一不需要新事实、二不需要懂历史的前因后果,只有为了和人争论哗众取宠就发出如此神论,我也是非常赞叹!

这就错了,成功的极权国家在压制阶级矛盾方面也是很弱的,远不如现代民主国家(这也是为什么现代民主国家流行的原因)。而民主国家没有足够的能力消灭阶级矛盾,但分化阶级的手段却不少(族群宗教文化年龄教育背景等等),甚至直接消灭阶级的方式也是有的。你猜英法美去工业化,真是因为产业升级吗?(举个例子,撒切尔说为了国家财政,但关闭工业后发给工人的救济总和比之前的财政补贴还多)而所谓的极权国家则不行,它没有可以推卸责任的地方,一旦爆发,锅有且只可能让它来背,这就导致所谓的极权国家投鼠忌器,在矛盾激化后更容易妥协。
————————————————————
撒切尔的上台背景是因为大量国营企业严重亏损资不抵债,英国统制经济破产。或者说不废了这套英国财政支出上要完蛋——因为吃僵尸企业太多。这居然能成有计划的消灭工人阶级?这么大的脑洞英国政府自己知道吗?每年还要想办法拉几千万产业工人选票的美国两党知道吗?

回到我上面的话,封建制度已经维持一两千年了,而罗马也确确实实维持了千年帝国。而民主,到现在为止,最长的民主国家也不到二百年(不是美国,美国早期是邦联,各州权力极大,南北战争后才转为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封建制度确实不好,但不代表所谓民主就好。就像你说的,社会在各个阶层的不断博弈中演化,尤其是这三十年来,矛盾更是突出。而从现代民主诞生以来近百年,它本身演化了多少?它真的能适应现代的社会吗?你说千年帝国不可能,但你又凭什么认为民主就一定能活到下一个百年?
————————————————————
民主就一定能活到下一个百年我不敢下定论,但先生推崇的封建制度,一百年前早就在资本主义的重锤下完蛋了,而且可见的未来里即使民主制度在与新的体制竞争中处于劣势,也轮不到先生热爱的封建王朝起来反攻夺权——除非先生把伊戈尔.列托夫复活了。莫非先生就是甘阳刘小枫的追随者?通三统到论证人民共和国是继承封建王朝?

呵呵,别一副上帝视角的态度批判其他国家的制度。先进的未必先进,落后的未必落后,这都是有其内部环境的。
而印度的知识你不懂,更是张嘴就错。婆罗门是世袭的,不管古代印度换过多少朝代,婆罗门都是那一批人。那些人争过来争过去,争的是做刹帝利的权力,不是婆罗门。你祖上不是婆罗门,想混成婆罗门,基本不可能。哪怕是甘地,也是印度建国后才被婆罗门梵化赏赐为婆罗门。其他人可想而知。
而不管是波斯人蒙古人阿富汗人,怎么一旦进入印度都采用种性制度了呢?因为成本低收益大。作为外来者,本来人数就不可能多,文化语言都不通,你怎么统治这么大一块地这么多人?到最后还不是向地头蛇让渡权力,然后让地头蛇给你的权力背书。难道你真准备一块块地清理过去,清理完了,谁给你纳粮?
印度的制度有其内部合理性,稳定性远比外人想的要好。
而回到前面的话题,你说君权神授是开倒车,那么君权国授呢?这也不够,那君权民授呢?如果你说极权是错,民主就是对,那么民选的独裁者是对还是错?P民不会选独裁者?真的吗?要我举例吗?民选领袖就不会变成独裁者,真的吗?至于冰与火之歌,我没看过。但我很疑问,是谁给了你现代民主就不是权贵内部权力游戏的错觉的。
————————————————————
“我裸奔我真诚”么?按照先生的这套逻辑,装都不装,直接倒车回君权神授“我们就是代表神来统治人”的哈里发国和叙利亚各路教权派军阀,还有美国想建立地上福音派神国的另类右翼,或许就是先生认为“真诚的好苗子”?
另外按照存在即合理逻辑,印度烧寡妇,中国裹小脚也是存在了上千年,你要不要去论证下它们的“内部合理性”在哪里呢?
发表于 2021-12-9 17: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jmbrowning 发表于 2021-12-8 13:03
有道理,但是100多国200多D,容我质疑一下部分含金量。

不过从懂王到牌王这折腾的过程可以说是D先生又 ...

首先,含金量这个东西是有的。
现代政治越来越极端化,各个国家的议会政治光谱中,要么中间往左靠,要么中间往右靠,要么同时往左右靠。
现代政治体系中,左翼政党的含金量是远大于十几年前,更是远远大于三十年前。
而现代政治中,官僚和政客是越来越割裂的,而实际运行中,控制国家的是官僚,而不是一两个政客。换言之,国家运行不顺,所以政党频繁下台;而不是反过来,因为政客无能,导致国家运行不顺,进而下台。再说直白点,很多政策,不管某政党上不上台,都会执行;而另外一些政策,即使某政党上台了,也不会执行!换言之,你认为是政客控制政党,政党控制国家;其实是国家体系控制它自己,政客只是它根据路况选择的帽子。
至于纠错能力?别扯了,任何政府一旦成立,唯一目的都是维持存在。在可以不纠错的时候,他们都坚决不会纠错;如果必须纠错,那就放过主要矛盾,从小处挑一点改了,然后宣传问题消失;如果还糊弄不过去,那就宣称是内部某族群外国某国家弄的。纠错?你纠错就说明有错,有错就说明有人犯错,那就必须有人承担责任,你原意承担吗?!再从另外一方面,有哪个民主国家在这七十年的政策摆动有我国大,他们的纠错能力体现在什么地方?
发表于 2021-12-9 17: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继续。
{你的这套2000年代自五式说辞我看的都烦了,麻烦去看看外交部新发的白皮书标题是什么内容是什么好不好?先生自以为在忠诚地为建制唱赞歌,实际上建制对先生这种人却是避而不及和“我不是,我没有”。
也许先生认为国家不应该哪怕只在程序上承认主权属于人民?而是应该公开宣布这个国家和人民理应是一个神明或者被一个家族的所有物?}
呵呵,近代政客中,我最讨厌的就是矮子,就是你多年前质问我,到底是谁命令开枪的答案。但不管是十几年前,还是现在,外网上一大批扯毛江湖习黑点的,却很少有人说矮子这个毫无疑问犯下现行政治伦理中最大的罪的人。一说就是伟人,再说就是智者。所以很早之前,我就跳脱出中外的宣传系统。不,我不为任何政客唱歌,因为我的歌说他们只是群演员
发表于 2021-12-9 18: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古代本质上是皇帝兼任军事贵族头领,以此控制军事贵族。就拿大明来说,百万卫所兵实际上供养的不过十万勋贵和家丁,事实上从对领地上的军户可以抽血税来看,他们就是中国版的骑士阶级。建州就更明显了,皇帝老儿就是一起打天下的满洲军事贵族首脑,重用的部队也是当年跟着自己祖宗一起打天下的八旗勋贵的后人们,武官地位在两代都是高于文官。还什么勋贵和文官穿一条裤子的?简直银梦论证!}
首先,勋贵什么时候变成武官了,是谁告诉你的,勋贵就是武官?广义上来说,所有官员贵族都是勋贵;而狭义(也是我说的意思),勋贵指的是贵族外戚。明清两代,武官是不参与国家治理的。甚至可以说,从宋代开始,武官就已经不参与国家治理了。而中国武官的地位也是从那时起就一直低于文官。而你说的卫所兵,十几比一的供养比基本是扯淡了,明代东部很多卫所能用的兵可能也不过百来个,你说多了。而明代有战斗力的士兵,基本镇守九边,而它们也基本不是实行卫所制度。至于血税,不是你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它是个专有名称,说的是国家向特定族群免税,但要求提供青年打仗的制度。最有名的是奥斯曼的血税;而明清也对苗人实行过类似制度。
至于一条裤子,是的,不管是你的说法,还是我的说法,他们都占有大量土地,那就是地主阶层,那么对皇权的一些态度就必然会是一致的。
发表于 2021-12-9 18: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莱歇尔就是个军人,他虽然和政客混在一起,却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议员支持自己。这三个人都可以如愿以偿的统治德国。怎么换成一个拥有33%得票率的希特勒,就成了人民的选择了?综上所述民选内阁有几个基本的条件,过半数的席位,或者依靠联盟获得过半数的席位、并且在执政的过程中依靠议会多数的授权。但希特勒这三样一个都不具备!他只有33%的席位,即使加上胡根贝格的党也只有41%到43%的席位。他从没有得到过过半数的支持,甚至没有依靠议会多数授权施政。他是兴登堡总统任命的总理,他的法令是以兴登堡总统签署的方式生效的。是宪法四十八条授予总统的“非常措置”权的体现。基于上述事实希特内阁是“总统内阁”是这个问题上的普遍观点,但先生这种古墓派自五却一不需要新事实、二不需要懂历史的前因后果,只有为了和人争论哗众取宠就发出如此神论,我也是非常赞叹!}
上面是背景资料,我就不看了。你说的前提就错了。一般来说,选举后如果最大政党没到半数,那就由最大政党组织执政联盟来超过半数进行执政。如果第一大党做不到执政联盟半数呢,让第二政党来;如果第二政党也组建不了过半数联盟呢?让第三政党来(一般也就到第三)。但有时候,很多国家的政党稀碎,第一二三政党都组建不了呢?难道就不要政府了?这就需要总统授权,强行让第一党执政。你说的所谓”总统内阁“,其实是当时为了避免政府难产的惯例,不代表兴登堡有什么特权,或者说他对政府有什么特权,这只是惯例罢了,是符合民主政策的惯例。
发表于 2021-12-9 18: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撒切尔的上台背景是因为大量国营企业严重亏损资不抵债,英国统制经济破产。或者说不废了这套英国财政支出上要完蛋——因为吃僵尸企业太多。这居然能成有计划的消灭工人阶级?这么大的脑洞英国政府自己知道吗?每年还要想办法拉几千万产业工人选票的美国两党知道吗?}
撒切尔是因为财政?那么请问,她搞私有化,英国财政好了吗?还美国两党拉几千万产业工人选票?美国现在有几千万产业工人吗?就算是懂王末期的18年,产业工人也不过是千万出头,现在绝对不够千万了!
发表于 2021-12-9 19: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就一定能活到下一个百年我不敢下定论,但先生推崇的封建制度,一百年前早就在资本主义的重锤下完蛋了,而且可见的未来里即使民主制度在与新的体制竞争中处于劣势,也轮不到先生热爱的封建王朝起来反攻夺权——除非先生把伊戈尔.列托夫复活了。莫非先生就是甘阳刘小枫的追随者?通三统到论证人民共和国是继承封建王朝?}
呵呵,人类社会的进步,往往是曲折而螺旋的。从全世界看,1850年的世界上,封建制度战胜奴隶制度已经近千年了,当时的美国不还是有奴隶制吗?封建制完蛋了?沙特还没死呢!路一旦走死,就肯定会有人求变,想要复古。所以不是轮不到,而是肯定有封建王朝起来夺权。这是多次被证明过的事情。别的小国家你不知道,拿三总知道吧。至于我支持封建制度,你从哪里得来的结论,有君主就是封建制度,那你说英国是封建制度不?(日本还真有点封建嫌疑,我就不说了)伊朗呢?瑞典呢?
发表于 2021-12-9 19: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裸奔我真诚”么?按照先生的这套逻辑,装都不装,直接倒车回君权神授“我们就是代表神来统治人”的哈里发国和叙利亚各路教权派军阀,还有美国想建立地上福音派神国的另类右翼,或许就是先生认为“真诚的好苗子”?
另外按照存在即合理逻辑,印度烧寡妇,中国裹小脚也是存在了上千年,你要不要去论证下它们的“内部合理性”在哪里呢?}
呵呵,肯定是要装的,你嫌弃神授不好听,我不是装成民授了吗?
至于合理性,任何陋习都是有其内部合理性的,当然合理性跟人道无关,反过来说,人道也跟合理性无关。
一对夫妻的丈夫死了,那随之而来的就是家产归谁的问题。而寡妇要死改嫁,就必然会带着她的嫁妆和男方的遗产进入别的宗族,这是己方宗族极大的损失,是对别的宗族的加强。通过逼死寡妇,留住本宗族的资源,是个简单方便的做法。实际上,我们国家南方近代这种做法也不少,都是从财产方面考虑的。要么要求寡妇守节,要么要求寡妇下嫁给小叔子,要么硬塞个宗族内的子弟给她做养子。如果寡妇还给脸不要脸硬要外嫁,宗族也真敢硬剥夺寡妇的所有财产,让她净身出门。
至于裹小脚,这是种身份的象征,女性一旦被裹小脚,重体力劳动的难度就大幅度加强,所以这是种炫耀,炫耀本宗族的人力和财力。实际上,裹小脚的阶层在本地都至少是中下等。而一旦穷到必须依靠女性体力劳动的地步的时候,她们也不会裹,这也是为什么江浙湖广裹小脚的比例是当时全国最高的原因,相反甘陕甚至山东,小脚的比例其实也都不太高。如果你认为裹小脚反人性,那么穿高跟鞋束腰隆胸真的比当时先进多少,有五十步吗?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1 21: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哗哗小子4000 于 2021-12-15 21:32 编辑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2-9 18:34
{莱歇尔就是个军人,他虽然和政客混在一起,却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议员支持自己。这三个人都可以如愿以偿的统 ...

阁下你这不是神论,你这是仙论。这跟希特勒是不是民选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议会之所以陷于瘫痪正是因为宪法四十八条的存在。1932年9月12日,当KPD突然在议会里提出针对巴本的“不信任案”的时候,512名议员当中,有470人都不信任巴本内阁。超过91%的议员支持不信任案。而且巴本自己也早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所以他在8月30日,就得到了兴登堡总统签署的“议会解散令”而且仅仅签署不填日期,让巴本自己决定什么时候解散议会。但为什么他不直接掏出这张“解散令”阻止“不信任案”的表决呢?如果他抢在不信任案通过之前解散议会,不就可以免遭那个史上独一无二的超级“不信任”、保住自己的面子,也保住我们的德国史专家的面子了么?
因为巴本过于相信他和主要政党达成的“暂缓表决不信任案”的妥协。所以9月12日当天他并没有把解散议会的尚方宝剑带在身上。当没有跟巴本达成妥协的kpd提出不信任案的时候,各个主要政党都没有办法阻止本党的议员起来复议,这就让巴本陷入惊人的被动。胖子赫尔曼-戈林坐在议长的席位上看着议员们纷纷投票支持“不信任案”。一直到表决结果公布,巴本才终于把“解散令”拍到议长桌上。戈林反而有心情问顾问,到底是“议会被解散了?”还是“内阁已经垮台了?”再重复一遍,一个吃了空前绝后的91%多数的“不信任案”的人无疑是过不了“议会这一关”的,但巴本先生是什么时候坐上总理宝座的呢?1932年6月1日,他是什么时候下台的呢?1932年12月!也就是说一个没有任何民意支持的、无论如何过不了议会这一关的人,只要能够得到总统的支持,他也可以当上六个月的总理!
在议会制国家里,无论谁当了总理,他有没有过半数的支持,只要他想执政,无论是通过法令还是征税、还是花钱,他都必须得到过半数的支持。因为所有这些事都必须得到议会的批准,而议会的批准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过半数的支持。
但在魏玛共和国却不是这样,固然议会拥有立法权,但宪法第四十八条授予总统采取“非常措施”的权力。这项权利在魏玛共和国的历史从艾伯特时代就开始被频繁使用,到兴登堡的时候则变本加厉。从1930年布吕宁内阁成立之后更是公然抛开议会,成为内阁执政的万应灵药。民选内阁有几个基本的条件,过半数的席位,或者依靠联盟获得过半数的席位、并且在执政的过程中依靠议会多数的授权。但希特勒先生这三样一个都不具备!
他只有33%的席位,即使加上胡根贝格的党也只有41%到43%的席位。他从没有得到过半数的支持,也没有依靠议会多数授权施政。他是兴登堡总统任命的总理,他的法令是以兴登堡总统签署的方式生效的。是宪法四十八条授予总统的“非常措置”权的体现。
帝国总统的职位被认为是“替补皇帝”,虽然废除了帝制,帝国总统却依旧拥有相当于皇帝的权力,从而弱化了政党政治的角色。魏玛宪法第48条赋予总统在“公众秩序与安全受到严重骚扰或威胁”时候可以“采取任何必须的政策”。虽然第48条作为紧急法令,但在1933年前它常常被用来在没有议会的批准下通过法案。这样一套为总统独裁统治大开后门的制度要是能被称为民主,那么1948年的中华民国也是“民主国家”了。
魏玛共和国的宪法从一开始就不信任议会。它同时设置了普选的议会和普选的总统,这两个权力彼此交错的权威,还让内阁可以在这两个人权威之间左右逢源。实际上它就是在重现“德意志帝国”的政治传统。俾斯麦设计的帝国议会就是一个只有表决权没有执政权的机构。议员只能反对或者支持,任何一个能够在帝国议会通过自己法令的人都可以成为“帝国宰相”。
即使像冯-贝特曼-霍尔维格这样,把扩军法案拆成两半,扩军所需要的钱靠“累进所得税”争取左翼党和温和右翼党的多数通过。把用累进所得税征来的税花在扩军上,则依靠极右翼和右翼的多数通过,也没有关系。这种把议会视为橡皮图章,只要扣上就算有效的把戏好歹还承认议会是财政问题上的唯一权威。而魏玛宪法则干脆在议会之外又设计了一个“橡皮图章”的来源,那就是总统。
哪怕你把增税案交给议会、把扩军案交给总统,只要章扣上了就算过关!这样的宪法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民主宪法”么?就算跟德国自己比,跟《德意志帝国宪法》比比呢?怎么好意思说它是更民主的呢?好歹德意志帝国的法案要成为法律,还只需要联邦会议和帝国议会批准。而且财政预算不经过议会批准就一分钱都花不掉!魏玛宪法留了这么多后门为什么还能被说成是“民主”的呢?因为德意志帝国不是只有一部宪法,在六千万人口的德意志帝国下边还有一个四千万人口的普鲁士王国呢!而且这个王国还掌握着联邦会议的十七票。在实际政治运作里,皇帝固然没有什么权力,但皇帝还是普鲁士国王。帝国宰相作为联邦会议主席也没什么权力,但他还是普鲁士外交大臣,手里捏着普鲁士的十七票,他的权力就大多了!《魏玛宪法》不能只跟《帝国宪法》比,它还得跟《普鲁士1850年宪法》比,只有把这两个合并在一起跟《魏玛宪法》比较,才能说明《魏玛宪法》的“民主”是个什么概念。
也只有从这个角度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要设置两个民选的权威而且权力彼此交错,因为其中一个其实是为世袭君主准备的。1918年以后没有什么普鲁士国王了!威廉三世如果要回到柏林只能老实当德意志皇帝了,但俾斯麦设计的那个“联邦主席”式的皇帝权力太小了。所以我们让这个新皇帝的权力比普鲁士国王+德意志皇帝的小,但比单纯的德意志皇帝大!《魏玛宪法》其实和法国1875年宪法一样,是一个带有浓厚的君主复辟色彩的宪法,它的总统其实就是为君主准备的。只不过第三共和国的议会里君主派的实力比较强,所以他们可以直接说“总统由议会选出!”也就是说议会可以选举总统,议会也可以选举国王。议会可以让麦克马洪上台,也可以恭请亨利五世回来!但魏玛制宪的时候,威廉二世名誉扫地,共和派占了上风,所以没有人可以明说“总统就是未来的皇帝!”也没有人说“总统交给议会来选!”这就是为什么《魏玛宪法》设置了彼此交错的两种权威。
同时它还公开鼓励总统使用甚至滥用他的非常措置。因为它就是要让议会陷入僵局。德国的政党从1862年俾斯麦上台就被排斥在政府之外。议员在议会里唯一能作的就是“反对”。从1867年北德意志联邦议会成立到1918年帝国在战争里奄奄一息,半个世纪还要多的时间里德国的政党只能靠投反对票来发挥作用。尤其是对预算案、税法投反对票。因为行政命令是联邦会议的权限,帝国宰相不对议会负责,全体国务秘书都对帝国宰相负责。一直到1918年在战争已经越来越无望的情况下,德意志帝国才第一次进行了议会制改革。出现了一个支持帝国宰相的“政党联盟”,甚至让政党联盟的领袖成为“副宰相”。政党到1918年才第一次可以参与执政,这时候距离革命还有几个月,距离魏玛制宪还有不到一年。在政党没有经验的情况下,保守派制造了宪法四十八条,并在政治运作当中不断突出它的影响。就是鼓励议会政党不去彼此妥协,不去组织执政所必须的多数,不去承担领导国家的责任。反正有“宪法四十八条”与其让议会为不得人心的法令承担责任不如推给总统。在经济危机的局面下就更是如此。联合执政不一定能取得效果,但却很可能触怒自己的选民,与其做这种得不偿失的事,不如把责任抛给“总统内阁”。布吕宁内阁从1930年开始作为一个只有不到20%议席的小党领袖能够执政一年多就是这种心态的体现。没有人支持布吕宁,但大家也不想去反对布吕宁。议会当布吕宁不存在,他就不会吃“不信任案”。议会不支持他的一切法令,他可以去找兴登堡签字。这就是“总统内阁”的本质。而推翻布吕宁的办法也很简单只要兴登堡说一句“内阁已经失去本总统的信任,本总统不会再签署内阁的法令。”布吕宁就直接下台。不理解这一点而单纯的把“总统内阁”理解为总统任命总理的内阁是错误的。总统任命只是一方面,这个内阁还要依赖总统支持执政是同样不可忽视的另一面。而希特勒刚好也是依靠总统执政的。
魏玛共和国的失败,刚好是另一群人的胜利。这群人寄希望于希特勒,希望通过这个民粹鼓动家来实现自己的梦想,恢复德意志帝国。他们的梦想因为希特勒的野心和不愿屈居人下而失败了,但你们不能忽略这些人在希特勒崛起的过程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这些人从1932年希特勒内阁的集体照里可以看到好几个。跟这些贵族、绅士,相比,希特勒内阁里的纳粹分子反而成了少数。

有一个由贵族、新教教士、军官团、大金融家、工业家,保皇党组成的,千方百计想要恢复旧帝国的复辟势力,在1923年的审判之后逐渐意识到希特勒作为鼓动家的价值,并且逐渐和他合作。最终因为一系列偶然事件让希特勒登上了总理宝座。
他们希望之后希特勒可以成为威廉三世皇帝的宰相,他们的希望落了空。于是他们从1934年开始千方百计的想要干掉希特勒。为此他们甚至和施莱歇尔的追随者们捐弃前嫌联合起来去反对希特勒。这解释了为什么1944年720事件之后威廉皇储为了逃避希特勒的逮捕而到处逃亡。他们对希特勒的仇恨掩盖了他们曾经对希特勒的支持。
希特勒的上台是这些人的胜利、也是稚嫩的民主制的失败。这些人处心积虑的推翻了共和国,另一些人则处心积虑的要证明共和国的失败是人民支持的结果,他们真的是一个Coin的两面么?还是一个Coin的同一面呢?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1 21: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2-9 19:09
{民主就一定能活到下一个百年我不敢下定论,但先生推崇的封建制度,一百年前早就在资本主义的重锤下完蛋了 ...

如果君主制等于封建制,那我可以做出如下论证:
因为 寡头政治是奴隶时代的产物
又因为 现代国家有不少寡头政治
所以 世界上还有几十个国家是奴隶制的

阁下,封建制看的是生产关系,而不是君主制共和制。不然按照这套理论,难道罗马共和国是资本主义国家?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1 22: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2-9 18:46
{撒切尔的上台背景是因为大量国营企业严重亏损资不抵债,英国统制经济破产。或者说不废了这套英国财政支出 ...

按照美国财政部统计数据,美国2021年劳动人口1.61亿,工业部门从业比例19%,折合大约3067万工业劳动者。阁下基本数据都懒得查,大嘴一张就把他们开除了工人籍,我也是非常佩服!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1 22: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2-9 19:33
{“我裸奔我真诚”么?按照先生的这套逻辑,装都不装,直接倒车回君权神授“我们就是代表神来统治人”的哈 ...

奇了怪了,这里哪个人和你说穿高跟鞋束腰隆胸是先进的东西了?说来听听?
举得出来我道歉,举不出来你道歉如何?
 楼主| 发表于 2021-12-11 22: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2-9 18:46
{撒切尔的上台背景是因为大量国营企业严重亏损资不抵债,英国统制经济破产。或者说不废了这套英国财政支出 ...


1960~1970年代英国由于劳资纠纷频发、经济增长不振,被欧洲诸国称为“欧洲病夫”。
1960年代 ,失败的国有化等产业保护政策使英国的资本对国内制造业的设备投资减少,资本流向海外,技术发展趋于滞后。此外,经营不善的国有企业不再尽力改善经营管理,产品的质量逐渐恶化。这些问题导致英国失去国际竞争力,出口减少,进口增加,国际收支恶化。特别是雇佣众多工人的汽车产业,长期罢工与日本汽车出口活跃的时期(1970年代)重叠,以致于濒临崩溃。
1973~1974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机出现,英国陷入经济停滞和价格上涨并存的滞胀。失业率上升,原材料成本与工资高企造成生产力下降,英镑汇率下跌。另一方面,尽管货币贬值国际收支却并未改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进行多项政策调整:
1.削减政府财政开支
2.压制工资上升幅度(意味着要打压工会,因为工会要求把工资上升幅度维持在对标甚至略高于通胀的水平
3.将吃"大锅饭"低效而依靠政府补贴的国有化产业私有化或破产
4.削减过高福利,迫使民众需要更积极劳动
它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即压制购买力增加,同时增加了劳动力的劳动时间和强度以产出更多商品和服务。这意味着市场供需由失衡改为平衡通货膨胀也就得到压抑,另一方面大量低效的被国有化后连续亏空的僵尸国企破产及私有化后,市场效率和英国财政是有所改善的。
因为英国国企的特点是政企不分,工党政府主导国企的工人工会是铁饭票那当然是工人怎么爽怎么来。同时英国政府又要讨好国民,于是强行压低大量国企产品价格到一个非市场化的不正常的低水平。但是这样企业能不亏损吗?于是政府就给补贴进去——好了,现在英国国企是福利机构还是企业?财政赤字怎么办?
所以撒切尔和里根要做一些区分,她的一些政策在当时是沒有选择。不然真等到财政破产做国际叫花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13号避难所 ( 沪ICP备05055773号 )公安备案号:31011502011727

GMT+8, 2022-1-21 03:05 , Processed in 0.041930 second(s), 11 queries .

快速评论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