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3号避难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21|回复: 26

登子下个月要开民主峰会,邀请了一百来个国家——点评下名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14 03: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欧洲区除了俄白两兄弟外,匈牙利和波黑也被踢出邀请名单;亚太区还算要点脸,没找4V,也没好意思找李家坡和泰王国;美洲区墨西哥下面哥斯达黎加上面几个国家都没被邀请,包括美国忠犬洪都拉斯,你看看你干涉这么多年干了点什么;非洲区国家不算多,前几年的小明星阿比没受邀,看来老头也拿不准阿比这小子还能不能看得到12月的太阳。中东区(因为北非没国家受邀,这里就也放到中东区说了)最有趣,只有以色列和伊拉克受邀,你是想亲自证明“阿拉伯之春”春了个寂寞嘛?连埃苏丹也都没被邀请。
发表于 2021-11-14 13: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切口、黑话、昵称、代号、类比。。。是想表达“你懂的都懂,不该懂的别问”的意思么???
发表于 2021-11-14 17: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觉得《黑雾》是一首好歌
当然我觉得最后终止式落到小调就更贴切了
发表于 2021-11-14 22: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美:谁敢比我不要脸~~~
发表于 2021-11-17 14: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是懂得都懂,不懂的你也别问。
发表于 2021-11-17 15: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式民主,隔年一次疫情死一半。。o(*^@^*)o地球减负计划就靠民主了!
发表于 2021-11-20 18: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13年的时候楼主私信我,很有点“新一代知识青年”的味道;显然,你成长了很多。
当初我玩异域镇魂曲,记得老接生婆让无名者去找个摊贩那块布,而那块布被摊贩洗了几十年,洗的透亮——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洗这块布,他只是记得就是要洗它,一遍一遍的洗。
而欧美也陷入了这样的怪圈。P民要民主,不是因为民主多么多么好,而是原来的生活过不下去,所以他们希望改变来让自己过上好日子;换言之,如果民主做不到,他们也会希望一个强人上台,来改变面前稀烂的局面。P民的目的一直都没变,就是想过上好日子,而民主毒菜都只是为了过上好日子的手段。民主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吗?全世界要选最失败国家,肯定都是“民主”国家,别扯古巴朝鲜,他们真挤不进去这个名单。
老猫年轻的时候也信这套,痴迷联省自治,结果看那些北洋议员越闹越离谱,越闹越精神,甚至公然一票多少块搞公开售卖,他也就不信那套了。
现在欧美明显的把手段当目的,倒是很有点当初十字军传教的味道。信了民主教,再坏都是小问题;不信民主教的,再好都是异教徒,甚至可以归类为非人的类别。这就让我想起朱莉的名言——虽然他们一无所有,但获得了自由啊!是啊,虽然你坏事做尽,但只要信了教,主会搭救你的!所谓民主大抵如此。
发表于 2021-11-23 11: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1-20 18:18
13年的时候楼主私信我,很有点“新一代知识青年”的味道;显然,你成长了很多。
当初我玩异域镇魂曲,记得 ...

你最后说的,把闵煮往基督教上绑,搞得闵煮像是基督教一部分一样,我这个本土基督徒也很尴尬。
基督教压根没提过什么政治构架的指导,却硬被拉进政治中。
耶稣管当时的国王希律叫狐狸,对国王的邀请态度是非暴力不合作。
而他死的时候,是以闵煮方式处死的,下边人喊着把他钉十字架。特别闵煮。
所以……赶紧把政治从基督教里剔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4 15: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哗哗小子4000 于 2021-11-24 15:17 编辑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1-20 18:18
13年的时候楼主私信我,很有点“新一代知识青年”的味道;显然,你成长了很多。
当初我玩异域镇魂曲,记得 ...

当前这世上除了哈里发国这种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存在,没有几个政治实体公开宣称“我们就是不要民主”的,朝鲜要说自己是真民主,沙特要说自己走在民主化的道路上,塔利班重夺政权后也要开议会。
所以大可不必看到“民主自由”四个字就亢奋或者跳脚,你理解的的民主自由未必就是他理解的民主自由。
发表于 2021-11-29 20: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venom2000 发表于 2021-11-23 11:42
你最后说的,把闵煮往基督教上绑,搞得闵煮像是基督教一部分一样,我这个本土基督徒也很尴尬。
基督教压 ...

那么你猜当时的犹太国王是不是基督徒,骂一个异教徒是狐狸不是很正常的吗?
而他死的时候,也并非民主。
因为犹太人当时上下层分化极其严重,支持他的是下层犹太人,但问题是他们基本是山民牧民农民,基本不住在城市里。而居住在城市里的基本是上层犹太人或者是上层犹太人的豢养,他们自然是反对耶稣 。你让他们民主的选择,那自然是要处死耶稣。
这里面恰恰是阶级冲突,不但有政治,还很大
发表于 2021-11-29 21:3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哗哗小子4000 发表于 2021-11-24 15:15
当前这世上除了哈里发国这种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存在,没有几个政治实体公开宣称“我们就是不要民主”的,朝 ...

呵呵,你我理解的都是一个民主自由,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也“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而你我都“知道”你口中的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你现在非要说你说的不是那个意思,这是在诡辩。
而从实际上来说,现行政治体系已经把自由民主碰上神坛,跟宗教差不多,不管信不信,都必须说信。实际上,跟高级教棍基本不怎么信教一样,那些政客又有几个信的?
而从实际上来说,现阶段生产力下,也根本不可能实现民主。民主要求至少大部分P民有足够的教育水平有足够的理解能力有足够的心理健康还要有足够的闲暇时间,这基本能过滤掉90%以上的选民。而且内部要有足够短时间内沟通的物理条件,这就决定民主国家不可能太大。而从过去历史来看,大多数的民主国家都是如此,选民往往只占国内人口的少数甚至是极少数,面积也都不大。而一旦该国面积突破现实沟通的能力,就会很快转为帝制。如果不转,分裂将很快来临。因为内部茅盾已经不是能短时间协调的了,甚至是压根协调不了,只是靠一个至高权威来强行弥平。(注意,至高权威未必有实权)
这就再次转到宗教,绝大多数国家都是多神教起步,但一旦面积扩大,都会统一思想转为一神教,不转的话,就会分裂。中国特殊点,但也采用了董仲舒。就在于用至高的神来打压各地各族的神,弥平思想上的茅盾。
而实际上,现代科技把大多数人带入政治生活,短时间内大量低素质选民的涌入,毫无疑问导致了民主的走秀化,这种娱乐化的趋势极大的降低了原有民主国家的效率,而从这一时期开始,欧美政坛上也基本不再有足够能称之为政治家的政客出现了。
而就现行几个主要明显超出统治界限的国家,也都开始想塑造至高权威,也就是圣王模式。比如俄罗斯,比如印度,比如我们。而美国显然慢了一步,这也就导致原本是次要矛盾的种族和城乡矛盾越来越突出,甚至开始压不住了。而与之对照,伊朗采用这种模式最早,而它也确实在内部教派矛盾一堆,山民城市民矛盾巨大,外部制裁不断的局面下成功活下来,而且从现在看,战略态势越来越好了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哗哗小子4000 于 2021-12-5 01:07 编辑
liy6013067 发表于 2021-11-29 21:30
呵呵,你我理解的都是一个民主自由,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也“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而你我 ...

“民主体制”之所以是对的,是因为“民主体制”是“人民主权”原则的必然延伸。只要一个国家承认国家的权力属于全体人民,而不是上帝、某些特定的家族、或者某几个特定的个人,就需要有一系列制度保证人民确实可以行使和运用其权利,至于这个制度是不是叫做“民主制度”或者别的什么名字反而不重要。
这个世界上有自称民主,但实际上政治权力只由一个小圈子内部共享的国家。也有自称民主,但实际上政治权力被撕碎得七零八落,以至于民众即使选了一个自己的领袖上去也只能干瞪眼的国家。但除了沙特阿拉伯和哈里发国之辈,唯独没有一个国家跳出来,把“专制”这个标签直接贴到自己的脸上。
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无论他的政治实践是如何的,都会致力于为自己披上一层民主政治的皮。韩国人心目中的军头独裁者朴正熙全斗焕,在完成政变后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披上西装,组织大选(即使他们会在大选中公开舞弊)。即使在法西斯国家,卫星党、御用反对派以及法西斯政党内部的“民主”,仍然是法西斯领袖欢迎的对象。没有任何一个政治人物会去主动披上专制的皮。
《独裁者手册》一书颇为有趣,其中提到:独裁者绝不可能一人完成对整个国家的统治,他背后势必是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而独裁者只是作为一种现象,一种西风完全压倒东风的结果出现。这个利益集团可以是内生的,例如一些中东国家的宗教群体,本就是这片土地上世世代代存在的。可以是外来的,正如书内所说:“美国人最喜欢独裁者了,因为只要控制了独裁者就可以控制这个国家所有的资源,从这个国家掠夺一切。”一个外来的强大武装力量扫除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反对者,而后推了一个假模假式的独裁者来作为白手套。这个模式在拉美尤为常见。在旧东欧,一系列毫无群众根基的人被苏联推上了领袖的座位,他们真的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吗?而内生的无产者代言人,如库恩·贝拉等,反而被各种政治运动抹杀了。
什么叫专制?专制就是政治权力只在一个极小的圈子里流转,要么是家族,要么就是一个小团体的核心部分。而剩余的大多数人(即使他们是追随当局的)世世代代都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哪怕是对国家的前途提出什么意见。但这样的模式有任何益处吗?有任何先进性吗?即使是刻板印象中的“杀人魔王”贝利亚也会在斯大林死后通过各种平反洗清自己的名誉,宣布自己是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权力必须被分配出去,至少要分配给一个压倒性的利益群体中的大多数,这是一个国家得以长治久安的根本。极权意味着权力被独裁者与他身边的人全部掌握,这自然只会带来极端的低效与内部矛盾的产生,既不可能带来治理能力的提升也不可能带来社会矛盾的缓解。极权就意味着独裁者本人拥有了太多权力,甚至都不能很好地代表他背后的利益团体,到头来无论是利益团体内部进行自我清洗,还是被彻底压倒的东风反过来压倒西风,都是可以预见的。
多扯两句,即使是较为集权的封建专制王朝,君主也并不是对文官具有绝对的生杀大权,相反,多数时刻君主必须依赖文官、勋贵与宦官这三条腿才能进行统治。而文官集团的基础更是直接扎根到封建王朝的经济基础——农村之中,也就是说,君主就算给自己加再多的光环,最终也不过是一个超级地主头子罢了。朱元璋杀文官杀的腐败分子闻风丧胆了,但是他朱元璋还是要日日朝会,乾纲独断不过是梦里有。
在西方,君主也不过是贵族中的“典范”,是一个最大的封建贵族,通过为其他封建主提供武力庇护的封建契约来换取他们的武力与财政支持。就算是纳粹帝国,希特勒背后也是一整个纳粹党、德意志资本家、容克贵族与作为他基本盘的小布尔乔亚们。
任何一个看似极权的国度实际上只不过是阶级斗争暂且消停的表现,以至于统治阶级能够有充足的时间与精力消解被统治者的(广义的)抗税能力。当你拿出放大镜,你会发现那种极权国家刻板印象里的机器般敬业尽责的政府雇员以及铁面无情、斯巴达纪律的暴力机器从来都没存在过——纳粹喜欢讲斯巴达式的道德,鼓吹男人要有八块腹肌,金发碧眼牙齿洁白,女人要胸脯丰满,金发碧眼多生多产。结果戈林自己是个磕药的肉山不说,希姆莱还是个戴着小眼镜的党棍,还都不是金发碧眼,而且于斯巴达道德背道而驰的是,他们都尤其热衷于贪腐,贪图享乐。
但阶级斗争终究能够静止甚至消灭吗?我看不可能。那么极权体制实际上不过是暂时压制了另一阶级(多数情况下是无产阶级)的怒火,甚至是阶级内部也会被极权体制压制出矛盾来,而一旦局势有了变化,那就真的是“大的要来了”。
而民主政治实际上只是一个阶级间与阶级内部的调和机制,我们不能神化这个理念,也不能一看到这两字就犯ptsd。有话就要说,社会就是在各阶层的不断博弈中演化的。动不动就想要“千年帝国”,怎么可能呢?
最后再借用一些时下流行的经文的说法,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从来都不能混同。设法将极权与高效行政混淆,亦或者设法将“民主”与“散漫”、“混乱”、“扯皮”等同的,如果不是确实缺乏对历史与政治的研究,就是在输出自己的观点了。
PS:本来还以为阁下的角度是批判资产阶级民主只不过是统治集团内部的金权游戏,群众只是演员实际上分到的权利微乎其微。结果倒好,居然挂满倒挡倒车到前现代的君权神授政治了?怎么出了知乎贵自五的话术就冻结在2000年代了?古代印度真是好,自五公知争着要,只不过争谁来当婆罗门。嗯,我觉得冰与火之歌的制度应该挺合你胃口的,政治完全就是不加一点包装的贵族内部的权力游戏。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mbrowning 于 2021-12-5 11:58 编辑

1. 的确不能二进制地看问题, 不管从什么角度。
2. de先生无疑是好人, 问题是谁家都有一个de先生且都说自己是本尊, 这就是各种问题的来源,尤其是指着xxxx说他是de先生的这就不好了。
3. 说de先生是坏人的,可能不是好人
4. xxxx (de先生的反面)可以自信点,开个xxxx峰会,既然观点不同,何不切磋切磋?
发表于 昨天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1,你首先就认为民主绝对就是好的。
2,“D先生无疑是好人”,“不能二进制地看问题, 不管从什么角度”。你不觉得这两句话有点拌嘴?
3,您居然会用好坏人来分?
4,这种峰会开过了,而且疫情前的三年都开过,这说明你从未关心过。就是TG找许多国家的社民社会共产人民等政党开会,大概来了120+国家吧。直接中美开带小弟开,那请去联合国大会
发表于 昨天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一段段来。
{“民主体制”之所以是对的,是因为“民主体制”是“人民主权”原则的必然延伸。只要一个国家承认国家的权力属于全体人民,而不是上帝、某些特定的家族、或者某几个特定的个人,就需要有一系列制度保证人民确实可以行使和运用其权利,至于这个制度是不是叫做“民主制度”或者别的什么名字反而不重要。}
国家标榜如何,跟国家实际如何是完全无关的两码事。而国家实际如何也跟对错无关,考试有对错,而治理是没有的。实际上大部分现代国家的制度设计的目的只是让人民”感觉“可以行使权力。这些制度还都自称民主,但设计则相差极大,目的都是试图让”人民“产生感觉,不是实际。实际上,随着科技发展,产生感觉的方式也必须随之变化。欧美近些年的僵化,与其说是因为资本主义,还不如说是科技发展带来的扁平化让原来的制度无法让P民的感觉得到满足。
{这个世界上有自称民主,但实际上政治权力只由一个小圈子内部共享的国家。也有自称民主,但实际上政治权力被撕碎得七零八落,以至于民众即使选了一个自己的领袖上去也只能干瞪眼的国家。但除了沙特阿拉伯和哈里发国之辈,唯独没有一个国家跳出来,把“专制”这个标签直接贴到自己的脸上。}
那是当然,既然你这样认为民主就是好啊就是好的人这么多,国家为了省点钱,扯点淡也没什么,反正扯淡不花钱。再重复一遍,一个国家标榜什么,跟实际如何无关。而它标榜的东西往往也跟好坏无关,只是P民喜欢听罢了。比如中国皇帝说受命于天,外国国王说受神眷顾。
”《独裁者手册》一书颇为有趣,其中提到:独裁者绝不可能一人完成对整个国家的统治,他背后势必是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而独裁者只是作为一种现象,一种西风完全压倒东风的结果出现。这个利益集团可以是内生的,例如一些中东国家的宗教群体,本就是这片土地上世世代代存在的。可以是外来的,正如书内所说:“美国人最喜欢独裁者了,因为只要控制了独裁者就可以控制这个国家所有的资源,从这个国家掠夺一切。”一个外来的强大武装力量扫除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反对者,而后推了一个假模假式的独裁者来作为白手套。这个模式在拉美尤为常见。在旧东欧,一系列毫无群众根基的人被苏联推上了领袖的座位,他们真的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吗?而内生的无产者代言人,如库恩·贝拉等,反而被各种政治运动抹杀了。‘
呵呵,独裁和专制不代表有一个独裁者,就如同帝国主义不代表就有一个皇帝一样。你所认识的毒菜显然太片面,现代的毒菜,往往是以民主的名义行使的阶级毒菜。它可能有个门面,也可能没有。但无论如何,国家实权都出自该阶层。实际上,越是搞民主久的地方,这种阶级毒菜的迹象就越明显。而即使回到古代,那些所谓的独裁者也不过是个门面罢了,统治阶层永远是地主阶层。


发表于 昨天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叫专制?专制就是政治权力只在一个极小的圈子里流转,要么是家族,要么就是一个小团体的核心部分。而剩余的大多数人(即使他们是追随当局的)世世代代都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哪怕是对国家的前途提出什么意见。但这样的模式有任何益处吗?有任何先进性吗?即使是刻板印象中的“杀人魔王”贝利亚也会在斯大林死后通过各种平反洗清自己的名誉,宣布自己是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权力必须被分配出去,至少要分配给一个压倒性的利益群体中的大多数,这是一个国家得以长治久安的根本。极权意味着权力被独裁者与他身边的人全部掌握,这自然只会带来极端的低效与内部矛盾的产生,既不可能带来治理能力的提升也不可能带来社会矛盾的缓解。极权就意味着独裁者本人拥有了太多权力,甚至都不能很好地代表他背后的利益团体,到头来无论是利益团体内部进行自我清洗,还是被彻底压倒的东风反过来压倒西风,都是可以预见的。}
奴隶制度维持了两三千年,封建制度维持了一两千年,现代这种民主制度从法国大革命满打满算也不过二百多年。一个极其稚嫩的制度说一个已经证明了极其长寿的制度可以预见?奴隶制度和封建制度是完全高寿后寿终正寝的,你认为现代民主制度能不能熬到下一个一百年?再说实际点,苏联再怎么烂,总比沙特先进吧,结果呢?那么我们再猜一下,是沙特先死,还是美国先死?我压100块赌美国先死!
发表于 昨天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扯两句,即使是较为集权的封建专制王朝,君主也并不是对文官具有绝对的生杀大权,相反,多数时刻君主必须依赖文官、勋贵与宦官这三条腿才能进行统治。而文官集团的基础更是直接扎根到封建王朝的经济基础——农村之中,也就是说,君主就算给自己加再多的光环,最终也不过是一个超级地主头子罢了。朱元璋杀文官杀的腐败分子闻风丧胆了,但是他朱元璋还是要日日朝会,乾纲独断不过是梦里有。}
这~~你欧陆风云4玩多了吧。所谓勋贵和文官其实都是地主阶层,而宦官的权力来自皇权本身。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所谓勋贵和文官是站在一起的,因为他们就是同阶层,而一旦地主阶层实力过大,开始往死里打压皇权的时候,皇帝要反扑,就会引入宦官。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大宦官都出自皇朝中后期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大多数文人极端敌视宦官的原因。他们本身不是阶层,只是皇帝这个阶层的代表罢了。再说干脆点,那些地主阶层那么恨宦官,等到他们动手把宦官杀完了,朝廷就好起来了吗?不,杀了宦官就是把皇权最后的遮掩撕了干净,该改朝换代了。东汉如此,晚唐如此,大明也是如此。
发表于 昨天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才有事,现在继续
{在西方,君主也不过是贵族中的“典范”,是一个最大的封建贵族,通过为其他封建主提供武力庇护的封建契约来换取他们的武力与财政支持。就算是纳粹帝国,希特勒背后也是一整个纳粹党、德意志资本家、容克贵族与作为他基本盘的小布尔乔亚们。}
在西欧,大多数时间内小封建主往往是不提供财政支持的,支持仅仅体现在武力方面。而这种武力支持也都是有时间人数要求,换言之,只要达标就成。所以很多小封建主有许许多多的伎俩来敷衍自己的领主,而与之对照,大多数领主对下层的保护也都流于形式。别被契约论骗了,中世纪国家组织极度松散,封建契约的执行全是那种“执行了又没完全执行”的感觉。等到中世纪后期,国王们开始集权,首先要做的就是把小封建主从领地上撵出来,治理权力归为国王派遣的官吏,那就更谈不上什么封建契约了。
至于纳粹,希特勒是完完全全的民选首脑,是完全的民主制度产生的。他的崛起是因为一战失败导致的下层士兵市民的集体失意,而他的失败是因为下层p民在漫长高烈度的战争中实在熬不住了。实际上,容克贵族是一直瞧不起这个奥地利乡下私生子的,而小布尔乔亚的小确幸也对希特勒的生存空间理论无感。从现在的政治伦理来说,他的上台不但是道德的,也是合乎你所谓的分权理论的。希特勒是被大多数德国人选上去的,而他在被选上后也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从物质和精神上满足了大多数德国人的需求。(大清洗?你猜为什么当时德国的犹太人比英法多得多?)
发表于 昨天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一个看似极权的国度实际上只不过是阶级斗争暂且消停的表现,以至于统治阶级能够有充足的时间与精力消解被统治者的(广义的)抗税能力。当你拿出放大镜,你会发现那种极权国家刻板印象里的机器般敬业尽责的政府雇员以及铁面无情、斯巴达纪律的暴力机器从来都没存在过——纳粹喜欢讲斯巴达式的道德,鼓吹男人要有八块腹肌,金发碧眼牙齿洁白,女人要胸脯丰满,金发碧眼多生多产。结果戈林自己是个磕药的肉山不说,希姆莱还是个戴着小眼镜的党棍,还都不是金发碧眼,而且于斯巴达道德背道而驰的是,他们都尤其热衷于贪腐,贪图享乐。}
呵呵,欧美定义的所谓极权的国家的阶级矛盾表现其实是比所谓现代民主国家更为激烈的,因为没有选票糊弄,矛盾表现更表面化。实际上,在美国开放全面投票权之前,农场工人产业工人的罢工和暴动是完全可以用络绎不绝形容的,而开放全面投票权后,这些运动确实烈度大大下降。不光光是美国,全世界都是如此。至于刻板印象什么,我没有这种怪印象。实际上,这种印象主要出自欧美世界的敌意宣传,而如果你看本朝建国到矮子搞军政府前的文艺宣传作品,所有英雄人物都是极有人情味。如果你说中国不算,纳粹当年拍的电影虽然政治极度不正确,也是在讲故事方面非常不错的
发表于 昨天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但阶级斗争终究能够静止甚至消灭吗?我看不可能。那么极权体制实际上不过是暂时压制了另一阶级(多数情况下是无产阶级)的怒火,甚至是阶级内部也会被极权体制压制出矛盾来,而一旦局势有了变化,那就真的是“大的要来了”。}
这就错了,成功的极权国家在压制阶级矛盾方面也是很弱的,远不如现代民主国家(这也是为什么现代民主国家流行的原因)。而民主国家没有足够的能力消灭阶级矛盾,但分化阶级的手段却不少(族群宗教文化年龄教育背景等等),甚至直接消灭阶级的方式也是有的。你猜英法美去工业化,真是因为产业升级吗?(举个例子,撒切尔说为了国家财政,但关闭工业后发给工人的救济总和比之前的财政补贴还多)而所谓的极权国家则不行,它没有可以推卸责任的地方,一旦爆发,锅有且只可能让它来背,这就导致所谓的极权国家投鼠忌器,在矛盾激化后更容易妥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13号避难所 ( 沪ICP备05055773号 )公安备案号:31011502011727

GMT+8, 2021-12-8 21:10 , Processed in 0.057611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评论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