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3号避难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8|回复: 6

[转载辐射文学] 【同人小说 】《赤诚之心》(honest heart)By a1622321055 TE-声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30 06: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章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10:12:08】
我从事商队护卫已经有11年,虽然路程往返迂回,但最终,我还是横跨大陆从东海岸来到了西海岸。我第一次来到如此干燥炎热的土地,却也在这土地上第一次尝到了干净的湖水。
我觉得我现在走得够远了,我赚得的瓶盖足够我买下特佩尼大厦的一间豪华套间。好像是这样,我一开始赚钱的目的就是为了入住特佩尼大厦,好过上安稳的日子。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我更加愿意居无定所。我不想与人打交道,虽然我和同行的人吃饭、睡觉都会靠得很近,但那时工作需要,没有人会愿意了解另一个人。
我生于旅途,也应该死于旅途。
我是可以理解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成为商队护卫,我们并不是说要同病相怜、惺惺相惜才走到一起,只是这就已经是我们最好的去处了。我的一生就是把一样东西或者一个讯息,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11年来没有变过。只有在路上,我才能保持冷静,不会意气用事,我的枪和刀才能够安分守己。
有一次,我独行遭遇土匪伏击,被**打伤了腹部,靠着中式突击**异常稳定可靠地性能,我在远距离将他们杀光之后,自己给自己做了手术,勉强活了下来。那时候我再一次觉得,我应该歇停了。
但我是死不悔改的人,我从远方看到了新维加斯豪华装潢的建筑,我突然又在疗伤之际开始保养起我的中式突击**,我知道我是不会那么容易放下枪的,也许只有真的死到临头一刻,才会后悔没有安静生活吧。
我并不认为我是向往赌城区糜烂生活才要继续赚钱,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的,是看到了NCR(新加州共和国)与凯撒军团的对战。这里出现了我前所未见的强大势力,这和我在华盛顿特区看到的BOS(钢铁兄弟会)与英克雷(飞地)的大战完全是两个量级,如果说11年前那一场只是小打小闹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真正的战争。“W-A-R”,这个词我是在某本严重烧毁的大书中学到的词汇,只提到这是人类之间冲突的一种形式,在目睹哀鸿遍野的莫哈维时,我不禁念出了那个词——战争。
我第一次有了“战争”的概念,也许正是两百多年前的这样东西,导致了现在的局面,造成了我们现在认知的世界。
我的瓶盖已经远远不足以让我安稳生活,崛起的新维加斯还有来势汹汹的NCR及军团都宣告着灾厄即将到来。我不能停留在这种地方。
说真的,不羡慕赌城区人们的生活都是撒谎,但是这不是我能够定居的地方,我在11年间杀过很多人,但是我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在“战争”中存活下来。
我的父辈的父辈,就是从温柔妈妈食品加工厂诞生的第一批人和我说,西海岸的对面,有一块温饶、富裕的遥远土地,那里没有奴隶买卖、战争纷火困扰,但是谁也追不到那。我的父辈的父辈一生都在回到那个遥远土地的路途中,唯独我选择留在了这块大陆。我被父辈们谴责毫无根性,但是我就出生于此地,我不在乎那个我从来没有见过、了解过的土地。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去到了没有,也许被废土吞噬,也可能被自己击垮,自己的生存压力迫使我不去想这些。
但是就在那天,我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让我觉得可以前往的目的地。
锡安峡谷……这是我在自由城西门一家杂货店的收音机听到的词,我问红色格子衬衫的店主那是个什么地方,他只告诉我那里很远,但是风景很好,我应该去北部找欢乐小径商队谈一谈,他们会知道得更多。
欢乐小径,商队。还是商队……不知不觉又回到了起点,这就是命吧。
父辈们说过,他们相信命这种东西。我以前也不相信,但是巧合多了,就会懒惰起来用命来解释。
经过再一次的长途跋涉,我终于来到了电台的约定地点。看来这一次商旅需要闯过山脉的狭缝小径,而在入口右边,有几座墓,我想这应该是在我之前来应邀的人的最终定所。

 楼主| 发表于 2020-7-30 17: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20:51:48】
“我想更多地了解你。”我问道,希望能相对友好地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他头也不回地,继续带路,但是很欢乐地回应道:“我能告诉你什么?”
“为什么叫‘追踪印记’呢?这个名称代表了什么含义?”
“我们先进的侦察员会留下粉笔标记,以标记出物资丰富的地方。我还不是一个完整的侦察员,所以我会遵循这些标记并引导猎人,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使命,所以我叫做‘追踪印记’!”他兴致勃勃地回答,仿佛附近已经没有敌人。
只是回头一看,他仿佛也看出了我的担忧:“相信我的感知力,附近还没有敌人。”
我又问:“那些袭击我的部落是谁?”
“白腿部落——一堆令人讨厌的家伙。自从新迦南被歼灭以来,他们就一直深入锡安峡谷。”
新迦南被歼灭了?!
“那么,你说约书亚·格拉汉姆来自新迦南,请告诉我更多有关约书亚·格雷厄姆的信息。”
他仍然是对我没有戒心,“如果不是约书亚,那么死马仍将是锡安河谷的只会打猎的‘孩子’。他教我们如何控制自己的领土,保护自己。他带领我们离开凯撒,并向我们展示了凯撒将如何摧毁我们。
我还记得,他成为我们的战斗领袖之前,我对他的了解只有一点-我很小。他是……与众不同。骄傲,是的,但更努力,更残酷,更努力。真的,我被他吓坏了。我们都是。每次战斗结束他回来时,我几乎不相信他是同一个人,战斗前战斗后判若两人。
但是他平时很谦虚,我们看得出他想保护而不是摧毁。约书亚·格雷厄姆-他领导我们的部落。多亏了他,“死马”才得以强大,并远离敌人。
他想和从南边过来的任何人交谈。现在猜猜这意味着只有你。来,我可以带你去看他。”
走着走着,追踪印记突然像鬼上身一样弹跳了一下定住,“我们绕路吧。”
“前面有敌人吗?人不多我可以解决。”
“不是,前面的哨站……是战前,文明的象征,我们司马部落有严厉规定,谁也决不允许靠近这些地方半分,无论出于什么缘故。”
那这也意味着,里面的物资很可能从未有人动过。我想去看看。
“麻烦你先帮我看着她,我自己进去看看有什么能用上的。”
追踪印记喏喏地说:“好吧,快点回来。”
我在里面找到了3支治疗针,还有一个医疗包,相信这会起到一点作用。
“你不能靠近那些的话,那么你能帮我拿着吗?”
“额……好吧,但是你见到我的族人之后不要说是我进去拿出来的。”
“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我又联系起刚才他对哨站的忌讳,于是问:“对了,你提到过文明的土地?这是什么意思?”
追踪印记惊喜地回答:“我的意思是超越山谷的土地-城市从未沦陷的地方。人们不生活在部落和牧草中赖以生存的地方。约书亚一直说那里不是天堂,但是相比之下,它怎么可能不像天堂呢?噢,抱歉,我分心了,约书亚想知道关于你的事,请先尽快到我们位于东维尔京的营地。告诉他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是我耽误了一点时间。
他明明是一名能够轻松应对三名白腿部落的战士,但是他的天真让我降低了一些戒心,虽然不明显,但是能感觉到,我已经有点信任他了。
“好了,我们要沿着绿色河床走,你一定要小心路上的陷阱,这可很要命。”
我发现绿色河床右边有一个看似经过人为改造的洞穴,但是没有问什么,虽然河床上的捕兽夹很少很显眼,但是不意味着我就可以放松,更何况我身上背着一个伤者。
最终,我走到了绿色河床的尽头,看到了追踪印记所说的死马部落。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21:17:27】
我惊讶地发现,追踪印记和白腿部落已经够不同了,没想到司马部落的其他人比追踪印记还要不同。如果说追踪印记是接受过正常教育却只是在城市外长大的人,那么部落的其他人就是真正的部落人。
但是他们对我这样一个外人完全没有戒心,几个女人来到我身边小心地把斯特拉抬到了类似医疗用的帐篷中,“这些治疗针和医疗包希望能够起到作用,麻烦你们了。”
我能勉强听懂他们的语言,其实还是英语系,但是由于长期与世隔绝,他们的英语已经产生巨大的变化,但是只要学会了一门语言,再掌握一门就不会那么难,更何况是同系的语言。只要多听一些,很快就能够学会。
她们接过了我的东西,开始忙活。
“我想你应该去看看约书亚,他的英语说得比我好,也许沟通起来会更顺畅。”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21:38:39】
我脱掉了湿漉漉的上衣,并将水分尽力拧出,在干燥的地方用树枝把它架起,希望能够尽快穿上干燥的衣服。
进入天使洞穴后,我才从洞穴里的篝火暂时感到了暖意,这和在莫哈维的炎热完全不一样,这是真正的温暖。
一名司马部落的人对我说:“他正在洞穴高处,你应该展示你的尊敬,外来者!约书亚是最伟大的战士,假如你不展示你的尊敬,你将会收到风火雷电的惩罚!”
我勉强听懂了,并回应道:“我会好好和他交谈的,至少是平等。”
他点点头,离开了,其实他们也听得懂我的语言,只是我听他们的有点吃力。
在经过一个上坡后,我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火人”——约书亚。
他浑身绑满绷带,身穿一件白领衬衫,卷起的袖子上绣有Dead Horses部落标记,下身蓝色牛仔裤的补丁和缝线浓密,左膝盖上有一个洞,蛇皮皮带上战前的腰带包,“盐湖城警察局”(Salt Lake City police department)特警弹道背心。
此外,装甲在强壮有力的手上有一个袖套吊袜带,可能是为了确保袖套不会影响敏捷。
在如此掩饰的包裹下,我只能认出他的眼睛是淡蓝色,而不是传说中的明亮的蓝色,灼伤的皮肤在他的眼睛周围呈灰色。
他坐在一个工作台上,保养着大量的.45**,他看到我的到来起身来到我面前:“欢迎第一次访问锡安,我们应该给你更好的欢迎,但是很可惜,白腿部落即将击败我们,我们实在没有办法给予你应有的待遇。我不知道你是否与商队中的其他成员亲近交好,但我对此表示同情。我为所有来到锡安的好人,甚至外邦人的安全祈祷,但我们不能指望上帝会做所有的工作。”他尽管伤势没有任何好转,但是声音依然浑厚。
我表明身份:“我是与欢乐小径商队一起来到这里的,计划与新迦南人保持联系,以拯救即将倒闭的公司。”
“快乐足迹。我记得。他们是好朋友。”他安静地思考了一下,苦笑道:“我对你的雇主有个坏消息。新迦南已经被毁灭了,所有的人都流离颠沛,都是因为白腿部落,当然,还有凯撒。白军要加入军团。凯撒的通过仪式是新迦南人的毁灭,几乎可以肯定是因为我。好消息是我们可以帮助你找到回头路。丹尼尔(Daniel)是新迦南人之一,他为该地区绘制了许多地图。坏消息是我们现在无法为你提供帮助。并没有发生的一切。即使你成功闯入,也没有轻松的出路。没有地图,你将死在旷野。丹尼尔是我们的传教士之一,可以为你提供帮助,但是你在错误的时间找到了我们,我们正受到白腿部落的持续威胁。”
“我直接地说吧,给我离开这里的办法,我帮你办事。我怎么离开这里?”
“你真是……比我以往见到的任何人都要直白。你是我们的好邻居。我们都经历了黑暗的时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求主帮助,但是有朋友总是很好的。丹尼尔和我需要战前工具来帮助我们超越锡安。如果我们需要撤离,这些工具对我们至关重要。通常,我们会找一些‘死马部落’(Dead Horses)或‘悲恸部落’(Sorrows)来寻找它们,但是山谷中的许多战前建筑都是禁忌。他们不会进去的。我相信丹尼尔会愿意为你提供帮助,但目前我们还有其他责任。”
在这之后,约书亚给我安排了一些事物,并帮我把衣服晾干。但是他表示,锡安还是会持续不断地下雨,我应该只穿护甲而尽可能去掉布衣,否则会极大地限制我的活动,原本是祝福的雨水却给我带来了麻烦,真是讽刺。
我也听从他的话语,拿上了用蜥蜴皮制作的护甲,虽然不能防御刀枪,但是可以让我从岩石上跌落时受少一些伤。
【录入时间:2020年7月30日 09:39:27】
约书亚帮我处理了身上的一些伤口,如果没有把衣服脱下来我也不知道这些伤是什么时候造成的,雨水不断地冲刷血液,但是伤口不会因此而愈合。战前的植物也许是温和甚至是可口的,但是现在充满缝刃,一不留神就能够在喉咙留下完美的缺口。
“好枪。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突击**。”约书亚对我的枪根本不感兴趣,他只是想对我说说话,至少是互相了解。
“它从东海岸华盛顿开始,伴我旅行了11年,它见过风沙,也见过爪牙,经历过狂风,也挨过沙暴。无论如何,它都是我唯一的伙伴。你的呢……”
“这种类型的.45自动**是大约四百年前由我的一个部落设计的。学会使用它是一种新的迦南仪式。”约书亚给我的伤口捂上了一些我未嗅得出的药,只觉得痛得要昏迷过去,但是专心听他讲话,还能再撑会,“在大盆地和科罗拉多高原,所有部落都以特定武器而闻名。白腿部落因其大型**‘暴风鼓’而闻名。他们在西班牙福克市附近闯入了一个军械库,已经使用了多年。当然,死马部落有他们的木制战争武器,甚至悲恸部落也有他们的妖怪拳套。”
“但是他们还是部落人,对**还不够了解,甚至对杀人这件事也不够了解。”
约书亚叹息,“我曾经是一名罪人,我曾经以为只要放下枪就能够得到宽恕,但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没有枪我保护不了任何人。他们虽然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但是因为某种信仰,他们秉承着不杀人的原则,我来到之前也只会用武器来狩猎。他们并不比白腿部落弱小,只是……你知道的,教徒有不能违背的东西,我已经违背了,我不能强求他们也违背。我们负责领导和保护悲伤和死马,他们是聪明人,但不如你或我世俗。也如你所见,我正在为死马部落与白腿部落的战争做准备,而丹尼尔正在为悲恸部落其他事情准备。”
“你多次提到了丹尼尔,这个传教士可以在战争中起到什么作用?我挺想会会他。”
“有很多原因导致这个主意不好,我只阐明三个。首先,不要相信丹尼尔只是一位传教士,他不是没有能力,只是不愿意为自己辩护;其次,如果你伤害丹尼尔或任何悲伤或死马,我会找到你,但愿上帝允许我犯下这个错误,你不会离开这个山谷;最后,对好人发动战争对灵魂有害。这对你现在似乎并不重要,但这是我所说的最重要的事情。”
在处理完所有伤口后,我也已经变成了半个“约书亚”,但是不意味着因为疼痛就可以不穿上护甲,“我想我该是时候出发了。”
“谢谢。追踪印记可以帮助你在山谷中寻路。他没有经验,但他对我们的语言了解足够多,可以忽略有关战前建筑的禁忌。现在显然,对战前建筑的禁忌对你来说不是问题,但在你扎根于建筑物时要格外小心。祝你好运。”随后,他带着自己的.45**还有.45**离开了死马部落营地,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以追踪印记的说法,他会变成另一个人,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模样。
在约书亚的身影消失后,追踪印记兴奋地来到我身旁,“        约书亚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那我们走吧!”
【录入时间:2020年7月30日 10:45:54】
我想,我应该对追踪印记热情一些了。现在和以往任何一次工作都不一样,我被困在了某个地方,敌人明确分布极光人数众多,我只有一个人的话难保活命。现在有人陪伴了,我或许应该多点交谈。仔细想想吧,在成为商队护卫11年间,我说过的话寥寥无几。
“这些纹身是什么?我想对你们的部落了解更多一些。”
如我所料,追踪印记是一个关不住的话匣子:“这是我们死马部落狩猎活动所做的纪念。当一位猎人猎杀一头强大的野兽时,或者当一个年轻人进行第一次狩猎时,他都会纹身。”
我微微一笑,我为了这样一句毫无笑点的解释笑了,我在刹那间真的有是来旅游的错觉,而追踪印记则是我专属的导游。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这个地区的信息,比如说有没有有趣的野生动植物?”
“通常能够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比格霍恩斯山上的那群大角羊,它们都在那里的悬崖上。通常它们并不太暴躁,但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我的猜测是一头小羊迷路了。大角羊是统一的家族,一头失踪的小样可能会导致整个羊群变得充满敌意,它们应该怀疑是我们偷走了它们的小羊。如果那只小样没有很快出现,它们很可能会闯入山谷并袭击营地。”追踪印记首次对我表达了不安。
“所以,关于那些大角羊……我们来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吧。”
 楼主| 发表于 2020-7-30 06: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经在深红商会了解到,欢乐小径公司位于沙荫镇以北的萨克镇,他们承包了大部分通往新里诺以及盐湖城的道路上的业务,是深红色商队的竞争对手。也就是我昔日的打击目标,但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经过几个惨淡经营的季节后,他们还在2281年失去了与新迦南人的联系,这家公司已经财政窘困,他们准备通过重新远行抵达新迦南的锡安峡谷与那里的摩门教徒重新建立起联系。而通往盐湖城的唯一可行路线是通过摩门教传教士穿越锡安峡谷。由于缺少NCR游骑兵将突袭者拒之门外,他们无法像几年前沿着I-80路线,也无法踏上俄勒冈州的路线,因为他们已经无力承担因为更远路线导致的经济损失。这是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但是身为同行,我知道得一清二楚。
杰德·马斯特森他是个头发稀疏的中年非裔人,身穿探矿者装,是一个力量、敏捷都很高的人,他一眼就认出了我曾经是深红商会的人,我们曾经是竞争对手,在同一条路线交叉过很多次,都彼此认得对方也不奇怪,但是他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反感我的加入,反而很高兴能够得到我的协助。他很清楚,我已经被深红商会解雇了,他也清楚是什么不能说的原因。
“你好,朋友。你一定是听到我的小广播,是吗?是的,我看你就是我想要的类型。”杰德·马斯特森并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我的身份,他不介意我,不代表其他人就可以接受。
“我听说你们会前往锡安峡谷,我对那里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去看看。”
“那你知道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以这种方式回来了,对吗?你知道负重限制吗?”
“我们将穿越一排排狭长的峡谷和高高不平的山路,雨水会浸湿本来就过重的包袱,还会让人在空气稀薄的地方行动不能。放心,我不会中途反悔的。只是……我想和你聊聊另一个人,身穿避难所服装的人。”
杰德·马斯特森听到我的生存知识表达了简单的开心,但是听到我要讲的人时,很快收起了愉悦的表情,“瑞奇,我们本来不需要他,只是需要他手上的pip-boy,但是他自己也不会用。我们需要一个对锡安地形足够了解的人来为我们开路。”
“我对峡谷地形很了解。”我出示了我所携带的物品,正是他们必备的攀爬物品,在拥有他们后,可以直接无视某些障碍,不过这也是有点冒险的做法,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和瑞奇聊聊。”
我能够认出这名身穿22号避难所服装的人并不是避难所居民,据我所知22号避难所在至少一百年前就没有人了。他是个假冒的避难所居民,他甚至不会使用pip-boy。
我一连揭穿了他几个谎言,实际上他的避难所服装还有pip-boy都是从一个避难所居民倒霉蛋捡回来的,他毫无生存知识,也对**一无所知,还夸夸其谈自己杀死过死亡爪还有钢铁兄弟会的圣骑士。
我只用了三言两语就把他气跑,在此之前我花了120瓶盖从他手上买到了pip-boy。
“这个机器是坏的,蠢货!祝你们旅途死得愉快!”临走前他还诅咒了这么一句。
“很高兴你能把他赶跑,我们少了一个负担。但是你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买走这不能用的pip-boy?”那是一名束着深棕色马尾辫、身穿麻烦制造者服装的高加索女人,其实进入这小径时我就注意到了她,的确是一位充满魅力的女性。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噢,我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斯特拉。”
“你好,我是约翰·保罗,曾经也是一名商队护卫。这台pip-boy不是不能用了,我曾经在华盛顿废土看到过这台机器的广告宣传,pip-boy比任何装备都要坚固耐用,所以我想试试运气……可以用。”
斯特拉和杰德都很惊讶,他们觉得我来自遥远的地方,但是没想到过竟是几乎跨了整个大陆。
“我去过避难所科技公司,我了解这些东西……”在拨动调试几个按钮后,绿色的界面出现了类似地图的画面。
“你不缺钱是吗?你是旅者?”斯特拉问。
“算是吧,我花了11年时间才从西海岸过来。”
“我在新里诺长大,那里是个很险恶奸诈的繁华土地,所有的繁华都建立在肮脏发臭的血肉骨头,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因素不在人们面前。到处都是**、瘾君子,如果女人没有在色情电影中出演,就不能在街上走。我在成人之后,前往93号公路的卡连特,当了一段时间的警长,以抵抗80年代部落、白腿部落甚至当地人的侵袭。有一次,80年代绑架了两个镇上工作的女孩,所以我和我的部下们追踪到这些人渣的领土深处,但是,去到的时候才发现这些女孩遭到了屠杀。我最终厌倦了担任警长的工作,并担任了商队护卫。”
“我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但是我是个迟钝的人,所以很难表示同样的情感。”
斯特拉理解道:“正因为如此你才可以坚持11年吧。”
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但终究只是同事,我不想和任何人有任何的瓜葛,我只要做好本分就可以了。如果锡安是个好地方,我就定居下来,如果不是,那就回来,仅此而已。什么事情都会有代价,而这件是我必须做的。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13:12:06】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负责了团队的伙食。商队午餐是去除有害辐射的食品的集合。由于食物的填充特性和制备简便性,我们这一行业的人经常食用。虽然比较重,但却是我们能够找到的并且常备的最饱满的食物。能与之媲美的也就有我6年前经过中西部得到的一包写有“M-R-E”的食品了。但是我并不知道这三个字母是什么意思,但是食用后的满足感让我记住至今。
商队午餐可以很大程度上补充水分还有能量,相比于其他食物,最大的特点就是这还需要配备去辐射的功能。
主要成分是克拉姆(中州食品)、速食薯泥还有猪肉豆角罐头,这些都是战前的食品,得益于强大到至今仍无法复制的保鲜技术,很庆幸,它们还能吃。但正因为是战前的食品,积累了大量的辐射,没有消辐宁是无法放心入口的。却又因为辐射比较多的缘故,这三类食品在废土并不值钱,自然而然就成了商队最佳必需食品。
“别急!等半凉了再吃!”我呵斥住了斯特拉的偷吃行为,因为消辐宁必须要至少在半凉的时候才能加上,否则会失去药效;过早吃没有加消辐宁的食物会增加比较多的辐射。我这是为了她好。
她以前也许是一名称职的警长,但由此可见,她还不是一名成熟的商队护卫。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13:51:58】
斯特拉看起来有30岁的样子,比我大一些。其实我也不太确认,因为我也忘记了自己出生时间,但是只从样貌判断,我应该更小。
但是她却比我对身边的食物表现出了更强烈的好奇,她会缠着问我pip-boy的用法和历史,询问特区的各类事情,有一些是虽然在特区长大的我也回答不上来的问题。
我怎么知道战前的华盛顿是什么样子呢?我只能用我所见所闻糊弄过去,尽管如此,商队同行的五人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其实有些话语,是我平生第一次讲出。只是,我觉得他们不大可能会去东边考证,所以我还是会描述得尽可能浪漫,至少让他们觉得我知道得很多。
用“道听途说”的方法最佳。
但即便我曾横跨大陆,知道的故事不如杰德,讲故事的水平也不如杰德。
很快,除了斯特拉外,其他四人都失去了听我口述的兴趣,我也由此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是杰德的表演时间了。
“你们听说过‘火人’的故事吗?”
 楼主| 发表于 2020-7-30 06: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约书亚·格雷厄姆(Joshua Graham)出生在犹他州奥格登市的新迦南摩门教社区。他的成长过程中,并没有经历过跌宕起伏,凭借天生的语言天赋,他学会了传教和翻译并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摩门教徒。于2246年,约书亚接到了他信仰并为服务的神明的使命的召唤,要向生存于水深火热的人们传播福音。当他离开家时,他已经精通几种部落方言。当天启追随者向大峡谷探险寻求帮助时,他丰富的知识使得他成为了不二之选。他们开始沿着亚利桑那州和加伦郡的15号公路,前往当地的卡兰和加朗学习。
大约在2247年,黑脚部落是他们在峡谷的第一站。在这漫长的旅途中,约书亚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翻译,然而最终接待他们的主人的好客却被敌意所取代。没有人知道究竟是约书亚的翻译出现了问题导致了误会还是其他意外导致,黑脚部落决定将整个探险队扣留以换取赎金。那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黑脚部落在大峡谷正与其他七个部落交战,他们由于输掉了战争导致极其戾气,并打算要将愤怒发泄到天启追随者还有摩门教徒身上。在卡尔霍恩(Calhoun)的反对下,萨洛(Edward Sallow)决定自告奋勇,掌控局势:他提出自己可以教导部落修理武器,制造**,将散落的战斗力作为一个战斗单位运作,而约书亚继续担任翻译和日后军团的第一次战争领导人。
约书亚是萨洛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他把这个混乱的部落变成了一支有能力的战斗部队,他就曾经接受过小部队战术、武器使用和维护以及武器和武器制造方面的训练。凭借萨洛的教导和约书亚的技能,黑脚部落战胜了其他部落,成为日后军团的核心。约书亚成为了一名指挥官,训练初出茅庐的军队并领导他们作战。他的领导地位很快导致报复性袭击和恐吓当地部落,然后被同化为军团。
当萨洛给自己加冕为凯撒(Caesar)时,约书亚成为他的第一个使节——马尔帕斯使节。三十年来,他帮助凯撒征服了犹他州、科罗拉多州、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的部落,建立了军团。虽然他既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战略家,也没有灵活的战术,但他的威胁和残暴是臭名昭著的。他犯下的暴行使他的敌人和朋友都感到害怕。他是危险的,不可预测的,最重要的是传奇人物,因为他几乎不可能被杀死,即使是被NCR游骑兵也无能为力。
但所有的伟人最终都会死。对约书亚来说,结束于胡佛水坝的第一次战役
凯撒执意要在他的军团旗帜下统一这片荒原,命令他在2277年袭击了新加州共和国。在科罗拉多河以东的一系列小规模战斗之后,68名军团士兵攻击了大坝。约书亚的坚韧在这一点上堪称传奇:尽管NCR游骑兵队和科罗拉多河以东的第一次侦察以及对约书亚的五次杀戮都作出了极大努力,但这位公使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威胁。然而,约书亚低估了敌人,同时高估了自己作为指挥官的技能。他以惯常的方式部署他的军团,试图用击败部落的方法击败共和国。
汉隆军士长预料到了这一举动,将军团引入了一个陷阱。当李·奥利弗将军的士兵坚守阵地时,游骑兵和陆军神枪手瞄准了他们的指挥官,在军团队伍中播下了混乱。当使节命令他的精锐部队突袭并追击突击队时,突击队和第一侦察神枪手撤退到博尔德城(Boulder City)。军队和游骑兵使军团保持了足够长的交战时间,以便最有经验的军团能够进入城市。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共和国的军队撤出了城市。一旦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安全了(被困在军团防线后面的士兵和护林员不得不被遗弃),他们触发了事先塞进建筑物的**。汉隆军士长的计划顺利实施:爆炸的建筑就像巨大的碎片**一样,杀死和残害了大部分的军团,剩下的都处于震惊之中。军队和游骑兵跟随爆炸进行反击,摧毁了科罗拉多河西侧的军团,迫使马尔帕斯公使从大坝撤退。在高尔夫营地和莫哈韦其他营地的侧翼攻击也同样被击退。
马尔派使节羞愧地回到凯撒身边。为了证明失败是不能容忍的,即便是最高级别的指挥官!凯撒下令活活烧死约书亚。这位前使节因领导军团遭遇军团历史上最严重的失败而全身沾满沥青,被点燃,并浑身着火地被扔进大峡谷。
约书亚在秋天的到来中中幸存下来。第二天他醒来,虽然仍然燃烧,骨头折断,但还活着。最终,这名堕落的军团特使从大峡谷的北部边缘爬出,开始了他的归途。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到达新迦南,三个月来受尽了苦难。尽管约书亚精通现代医学,但这也无法使他减轻疼痛,并且他每天必须更换绷带来覆盖烧伤,扭曲的皮肤,以防止感染。
但是他坚持不懈,一到达新迦南(New Canaan),便受到了亲朋好友的欢迎,善良的家人共同欢迎一个回头的浪子。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第二次受洗归于军团之手,随后的生存使他改变了面貌,重新点燃了自己的信仰,消除了他以往的自负和虚荣,暴行和耻辱都得到了清洗,约书亚开始重新生活。传说,被‘火人’的废土传说开始流传开来,并最终传到凯撒的耳中,这使得他辗转难眠、忧心忡忡,他禁止军团成员说出约书亚的真名(Damatio memoriae),然而这只会增强人们心中“火人”的神话的真实感和神秘感。凯撒向他的弗鲁门塔里(Frumentarii)发布了杀戮命令,无论约书亚在哪里,凯撒的刺客必须找到并摧毁他。但是约书亚决定宽恕凯撒,以贯彻自己摩门教徒的信仰,却在不久之后弗鲁门塔里和刺客的大量涌现使得约书亚敏锐地意识到凯撒无比渴望地把他杀死,一味的宽容只会招来灭亡,绝不可以坐以待毙。为了不波及亲人,约书亚决定离开。
到2281年,约书亚终于赶上了堕落的军团的步伐。约书亚离开故乡时,由尤利西斯(Ulysses)指挥的白腿部落(White Legs)立即狂奔袭击了新迦南,以通过消灭新迦南和约书亚和约书亚部落来与军团讨好。幸存者散布到旷野,其中大部分逃脱到锡安峡谷。为了捍卫他们和在峡谷中定居的部落,约书亚担任了死马部落中的代理战争首领,而来自新迦南的另一位传教士和幸存者丹尼尔(Daniel)也加入了悲痛部落之中。
丹尼尔会要求约书亚采取延迟行动,让悲伤和死马安全地撤离锡安并在旷野以躲避白腿部落的追杀,而约书亚只希望将上帝的公义带给那些会对他人造成伤害的人。对那些屠杀他的人民,杀死所有无法迅速逃脱的人——老人,病者,孩子,可是为故乡复仇的愿望在他体内燃烧,他自己的心里面的恶魔和欲望进一步点燃了‘火人’原本已经熄灭了的火。他势要以自己的办法,将敌人全部驱逐出去,无论如何……】
 楼主| 发表于 2020-7-30 17: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18:42:04】
在步出狭长小道后,并未赢来灿烂的阳光,而是猛烈的雨水。
我在适应了莫哈维荒漠的干燥和炎热不久,在经历了漫长难熬的旅途后,突然被锡安峡谷的纯净的雨水打得措不及防,真是久违的滋润,我看到了鲜艳而生机勃勃的全新的世界。
但是突然一声剧烈到连磅礴大雨都能够镇住的枪响,我们纷纷警觉,我一回头,杰德、斯特拉的另外一人腹部以上的胸被拍飞了……
奇瑞的诅咒一语成谶……
【伏击剧情——省略(日后补上)】
在杀死最后目光所见最后一名敌人后,我才注意到斯特拉大腿中枪了。我无法判断伤势是否严重,血太多了,我看不清楚,我也未必有能力处理……那是不是应该抛下她呢?
我想着已经蹲下,把她移动到挡住雨水的地方,打开自己的急救包为她取出弹片,我的医疗技能并不出色,但是足够应付一般的外伤,我只能希望**没有伤及她的大动脉。
所幸,**并没有太任性,我很轻松地取出了弹片,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叫过一声。
“现在我要消毒,你给我忍着。如果你不乱来的话,我可以用酒精给你消毒,但是你要是连累我,我就用**和苔藓捂上你的伤口!”
斯特拉她才不是什么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人,她自己和我都不是善类,但都知道活下来该怎么做。
我给她打了一只Med-X注射剂,以减免她的伤痛,如果有必要我还会给她打疯狂药,但是没有干净的环境和齐全的设备尽快给她处理伤口,我就是杀人犯。以后我将不可能以商队护卫作为职业谋生。
我逐渐感到“责任”(D-U-T-Y)的重量,非常沉,我想我正是因为父辈们承受住了这份重压才得以降生于世上,而现在,这个女人能不能活下来,全看我敢不敢也担起眼前的责任。
她的伤势不是我造成的,也不是我把她带到这里来的,但是这里只有我,只有我能救她,难不成她还能祈祷神或者英雄会到来吗?那可真是太可笑了,我们沾上的血都够下地狱了。
但是我还是没有抛下她,我这不是因为与人有接触了得以改变,即便还是以前的我,也会这样做。
只是为了让自己老了之后好过些罢了。
如今硬扛一劫,全是走运,还不知是走谁的运气,可能刚才的厄运就已经把我们两人下辈子的运气都吃光了。这里显然没有算得上安全的地方,但是这里的枪声已经传开了,绝不能坐以待毙。
我用绷带紧紧勒死她的大腿,才勉强止住了血流,“听着,情况紧急,我现在只能帮你止血消毒。”
还不等我说完,她抢话愤怒地质问我:“然后呢?抛下我留着吸引敌人?”
就算她魅力再高,我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无理取闹,也许这就是女人的专利,“我要你安静,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背你到安全的地方。”
“安全?我能看到你的眼神,你自己都不相信这里有安全的地方!”
“但是我们来途物资已经用光了!难道你想回到那个只有光秃秃岩石、狭隘的长道吗?!要是你听我说的,也许我们两个人都能活久一些。”
我不太确定这里是否还有敌人,总之万万不可冒险,这种地势起伏极大的地形总有视觉盲角让我们喘息。
我蹲了下来开始聆听大地的声音,但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我真蠢,明明刚刚才想到这里地势起伏很大,居然还用地听。是啊,突如其来的遭遇让我们两人都有些惊慌失措。
“西北方,四个!”倒是斯特拉先发现了敌人,我小心地把头探出岩石外面,看到有同样红白色妆容的部落人在绳索桥的另一边正打算过来。
我小心地提起了敌人的.50M反器材狙击**,检查里面还有6发**,刚刚的高空坠落也不知道有没有影响性能,但这是我唯一能用的长距离战斗武器,我想就算已经不能发射了,瞄准镜也能给我提供一点帮助,至少在这样的潮湿天气,我不用担心瞄准镜镜面反光而暴露自己。现在有两个选择,尽快地用这剩余的6发**破坏掉绳索桥,另一个就是杀光这四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两个都不现实,但是躲躲藏藏不是我。
我给了斯特拉另一把**,“听着,我一个人绝对不可能打得赢这四个敌人,我需要你去到另一个地方来掩护我。不用彻底的打赢,只要破坏他们的武器就够了,至少也是把他们打残废。现在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无论如何都应该试一下。”
我抱起她去到另一个有岩石庇护又离我狙击场所角度偏远的地方,她揪住我的衣领:“你胆敢逃走我就先杀死你!用所有的弹药!”
唉,我心里叹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会先开枪,然后你继续射击,不需要打中,帮我引开他们就好。”
这个极其简陋的计划完全没有先例,但是我只能这么做。我极力说服自己,这不过是一个新的案例罢了。
我将准心瞄到了最强壮的那人,也是最大的目标,巨大声响瞬间他至少两根肋骨连同胸膛被我打飞,但是我完全没想到这个人也在这一瞬间用手指出了我的方向,用我听不懂的语言精确地指出了我的方位!
接下来的一枪并不是我打出的,那是**的效果,那一发**精准地打中了另一个人接近心脏的位置。
斯特拉啊……
刚才的失误是我造成的,这把枪并没有错。但是我的确不擅长这么远距离的作战。
就在这时候,敌人的.45**已经把我头上的高高的岩石去掉一个头,我提着这个新认识的枪滚到了右边用上脚架连续开了三枪,才打中一个人的腿,但是这足够了。
而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斯特拉已经清理了现场。我只杀了一个人。
想起来斯特拉方才的威胁,我真是感到心有余悸,她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都能够杀死那么远的三人,足够把我整个人削掉。
“可以了,我们赶紧走!”
斯特拉不愿意抛下她的**,那我只能扔下.50M反器材**,否则的话我根本没有力气背起她。我甚至连轻甲都没有穿,带着自己的中式突击**已经够可怕的了,更何况这是一个身穿麻烦制造者护甲的大女人。
就如同旧世界书籍中世界地图最后一块岛屿被探索完毕后一样令人绝望,就连这远离喧嚣的土地也不过如此。我想起了《中国军队训练手册》提到,哪怕这个世界上只剩下1%的人类,他们只剩下棍棒,那么这1%的人类仍然会拿起棍棒继续战争。这是恒古不变的实施,我竟然把这句教诲忘得一干二净,差点把自己的命栽在这不见天日的鬼地方……
可是自责也没有用了,来到这里是我自己的决定,不能怨天尤人。
至少,得先活下来,搞清楚事情来龙去脉。我甚至不确认刚才的敌人是不是就是杰德说的新迦南人,如果真的是这样,就惨了。
“他们就是杰德说的白腿部落……他们也曾经袭击过卡连特……”
还好,斯特拉解答了我眼中的忧虑,在痛苦呻吟杰德还有其他伴侣的名字后,她也陷入了昏迷中。
绳索桥有点难过,对于我来说就是自己一个人也得至少有一只手扶着侧边,现在我背着一个人,十分危险,随意的摇荡都会让我们两个人命丧当场。
 楼主| 发表于 2020-7-30 17: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20:14:44】
但是父辈们走得比我更远,他们会有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吗?还是说现在的我就是经历着他们的前路?
我只能慢慢走,并祈祷额外的枪声没有吸引更多的人,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迈,终于有惊无险地到达彼岸,但是到达了之后,又怎么办?我对这片土地一无所知,我第一次为别人死去而感到痛苦,杰德是整个团队唯一一个能够没有阻碍地与新迦南人交流的人,他比我更了解这块土地,我的pip-boy也只能是先输入目标方位才起到寻路作用,但是杰德已经死了,不会有帮我输入更多的方位。
除了我唯一活下来的居然还是一名“新人”,一时间悲愤交加。
突然,西北方再次响起枪声,但是这一次很快就停息了。我小心地将斯特拉摆在桥右方巨大岩石的下面,自己带着捡来的.45**小心翼翼地绕着上去看看情况,但是反而是对方先蹦了出来,距离太近了,开枪无济于事,我下意识地甩动**把他砸到了地上,当我再冷静看看他时,才发现他的皮肤并不如白腿部落那样白,脸上也没有大块的红色妆容。
“噢,不不不,别开枪!”
我注意到他的英文很流利标准,和白腿部落的人的发音有着根本区别,他是有系统学习过英语的。
“等等-你是从外面来的,不是吗?来自文明之地?哇...约书亚想听听这件事。”他很快地站了起来,他梳梳头上的羽毛,“白腿不会经常离开幸存者。你有点幸运,我告诉你。呃……你的伙伴伤势好像很严重……约书亚说,你需要有人来引导你到山谷附近。他说,如果你愿意,我应该和你一起去。”
“先说你是谁吧。”
“我是司马部落的‘跟踪印记’(Follows-Chalk)。你也许应该把枪放下,和我相处久一些,你可能会改变对我的想法。”
“我不会先放下枪的,离我近点,过来。”我要保证我的枪射击抖动范围能够打伤眼前这个年轻人,我和慢慢地保持距离,最后绕开石头看见了3具白腿部落的尸体,我才放下了枪。
“你的头饰很特别,我没见过这么精致的的帽子,上面还有不同颜色的羽毛。是‘F-E-A-T-H-E-R’吧?”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建议你应该跟我去我的部落,那里有医生,你的朋友伤得实在太重了。如果你力气不够,我可以替你背她。”
“不用。”我拒绝了,“你提到了‘火人’约书亚?”
“‘火人’?我以为你会说‘绷带人’,不不,我不敢大声手。约书亚·格拉汉姆才是来自新迦南的人,他浑身绑满绷带,虽然看起来有点吓人,但他还是我们的战斗领袖。”
哪有转折关系……
我仰望四周,只能先随他一行。
“麻烦你带路吧。”
序章(完)
 楼主| 发表于 2020-7-31 13: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20:51:48】
“我想更多地了解你。”我问道,希望能相对友好地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他头也不回地,继续带路,但是很欢乐地回应道:“我能告诉你什么?”
“为什么叫‘追踪印记’呢?这个名称代表了什么含义?”
“我们先进的侦察员会留下粉笔标记,以标记出物资丰富的地方。我还不是一个完整的侦察员,所以我会遵循这些标记并引导猎人,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使命,所以我叫做‘追踪印记’!”他兴致勃勃地回答,仿佛附近已经没有敌人。
只是回头一看,他仿佛也看出了我的担忧:“相信我的感知力,附近还没有敌人。”
我又问:“那些袭击我的部落是谁?”
“白腿部落——一堆令人讨厌的家伙。自从新迦南被歼灭以来,他们就一直深入锡安峡谷。”
新迦南被歼灭了?!
“那么,你说约书亚·格拉汉姆来自新迦南,请告诉我更多有关约书亚·格雷厄姆的信息。”
他仍然是对我没有戒心,“如果不是约书亚,那么死马仍将是锡安河谷的只会打猎的‘孩子’。他教我们如何控制自己的领土,保护自己。他带领我们离开凯撒,并向我们展示了凯撒将如何摧毁我们。
我还记得,他成为我们的战斗领袖之前,我对他的了解只有一点-我很小。他是……与众不同。骄傲,是的,但更努力,更残酷,更努力。真的,我被他吓坏了。我们都是。每次战斗结束他回来时,我几乎不相信他是同一个人,战斗前战斗后判若两人。
但是他平时很谦虚,我们看得出他想保护而不是摧毁。约书亚·格雷厄姆-他领导我们的部落。多亏了他,“死马”才得以强大,并远离敌人。
他想和从南边过来的任何人交谈。现在猜猜这意味着只有你。来,我可以带你去看他。”
走着走着,追踪印记突然像鬼上身一样弹跳了一下定住,“我们绕路吧。”
“前面有敌人吗?人不多我可以解决。”
“不是,前面的哨站……是战前,文明的象征,我们司马部落有严厉规定,谁也决不允许靠近这些地方半分,无论出于什么缘故。”
那这也意味着,里面的物资很可能从未有人动过。我想去看看。
“麻烦你先帮我看着她,我自己进去看看有什么能用上的。”
追踪印记喏喏地说:“好吧,快点回来。”
我在里面找到了3支治疗针,还有一个医疗包,相信这会起到一点作用。
“你不能靠近那些的话,那么你能帮我拿着吗?”
“额……好吧,但是你见到我的族人之后不要说是我进去拿出来的。”
“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我又联系起刚才他对哨站的忌讳,于是问:“对了,你提到过文明的土地?这是什么意思?”
追踪印记惊喜地回答:“我的意思是超越山谷的土地-城市从未沦陷的地方。人们不生活在部落和牧草中赖以生存的地方。约书亚一直说那里不是天堂,但是相比之下,它怎么可能不像天堂呢?噢,抱歉,我分心了,约书亚想知道关于你的事,请先尽快到我们位于东维尔京的营地。告诉他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是我耽误了一点时间。
他明明是一名能够轻松应对三名白腿部落的战士,但是他的天真让我降低了一些戒心,虽然不明显,但是能感觉到,我已经有点信任他了。
“好了,我们要沿着绿色河床走,你一定要小心路上的陷阱,这可很要命。”
我发现绿色河床右边有一个看似经过人为改造的洞穴,但是没有问什么,虽然河床上的捕兽夹很少很显眼,但是不意味着我就可以放松,更何况我身上背着一个伤者。
最终,我走到了绿色河床的尽头,看到了追踪印记所说的死马部落。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21:17:27】
我惊讶地发现,追踪印记和白腿部落已经够不同了,没想到司马部落的其他人比追踪印记还要不同。如果说追踪印记是接受过正常教育却只是在城市外长大的人,那么部落的其他人就是真正的部落人。
但是他们对我这样一个外人完全没有戒心,几个女人来到我身边小心地把斯特拉抬到了类似医疗用的帐篷中,“这些治疗针和医疗包希望能够起到作用,麻烦你们了。”
我能勉强听懂他们的语言,其实还是英语系,但是由于长期与世隔绝,他们的英语已经产生巨大的变化,但是只要学会了一门语言,再掌握一门就不会那么难,更何况是同系的语言。只要多听一些,很快就能够学会。
她们接过了我的东西,开始忙活。
“我想你应该去看看约书亚,他的英语说得比我好,也许沟通起来会更顺畅。”
【录入时间:2020年7月29日 21:38:39】
我脱掉了湿漉漉的上衣,并将水分尽力拧出,在干燥的地方用树枝把它架起,希望能够尽快穿上干燥的衣服。
进入天使洞穴后,我才从洞穴里的篝火暂时感到了暖意,这和在莫哈维的炎热完全不一样,这是真正的温暖。
一名司马部落的人对我说:“他正在洞穴高处,你应该展示你的尊敬,外来者!约书亚是最伟大的战士,假如你不展示你的尊敬,你将会收到风火雷电的惩罚!”
我勉强听懂了,并回应道:“我会好好和他交谈的,至少是平等。”
他点点头,离开了,其实他们也听得懂我的语言,只是我听他们的有点吃力。
在经过一个上坡后,我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火人”——约书亚。
他浑身绑满绷带,身穿一件白领衬衫,卷起的袖子上绣有Dead Horses部落标记,下身蓝色牛仔裤的补丁和缝线浓密,左膝盖上有一个洞,蛇皮皮带上战前的腰带包,“盐湖城警察局”(Salt Lake City police department)特警弹道背心。
此外,装甲在强壮有力的手上有一个袖套吊袜带,可能是为了确保袖套不会影响敏捷。
在如此掩饰的包裹下,我只能认出他的眼睛是淡蓝色,而不是传说中的明亮的蓝色,灼伤的皮肤在他的眼睛周围呈灰色。
他坐在一个工作台上,保养着大量的.45**,他看到我的到来起身来到我面前:“欢迎第一次访问锡安,我们应该给你更好的欢迎,但是很可惜,白腿部落即将击败我们,我们实在没有办法给予你应有的待遇。我不知道你是否与商队中的其他成员亲近交好,但我对此表示同情。我为所有来到锡安的好人,甚至外邦人的安全祈祷,但我们不能指望上帝会做所有的工作。”他尽管伤势没有任何好转,但是声音依然浑厚。
我表明身份:“我是与欢乐小径商队一起来到这里的,计划与新迦南人保持联系,以拯救即将倒闭的公司。”
“快乐足迹。我记得。他们是好朋友。”他安静地思考了一下,苦笑道:“我对你的雇主有个坏消息。新迦南已经被毁灭了,所有的人都流离颠沛,都是因为白腿部落,当然,还有凯撒。白军要加入军团。凯撒的通过仪式是新迦南人的毁灭,几乎可以肯定是因为我。好消息是我们可以帮助你找到回头路。丹尼尔(Daniel)是新迦南人之一,他为该地区绘制了许多地图。坏消息是我们现在无法为你提供帮助。并没有发生的一切。即使你成功闯入,也没有轻松的出路。没有地图,你将死在旷野。丹尼尔是我们的传教士之一,可以为你提供帮助,但是你在错误的时间找到了我们,我们正受到白腿部落的持续威胁。”
“我直接地说吧,给我离开这里的办法,我帮你办事。我怎么离开这里?”
“你真是……比我以往见到的任何人都要直白。你是我们的好邻居。我们都经历了黑暗的时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求主帮助,但是有朋友总是很好的。丹尼尔和我需要战前工具来帮助我们超越锡安。如果我们需要撤离,这些工具对我们至关重要。通常,我们会找一些‘死马部落’(Dead Horses)或‘悲恸部落’(Sorrows)来寻找它们,但是山谷中的许多战前建筑都是禁忌。他们不会进去的。我相信丹尼尔会愿意为你提供帮助,但目前我们还有其他责任。”
在这之后,约书亚给我安排了一些事物,并帮我把衣服晾干。但是他表示,锡安还是会持续不断地下雨,我应该只穿护甲而尽可能去掉布衣,否则会极大地限制我的活动,原本是祝福的雨水却给我带来了麻烦,真是讽刺。
我也听从他的话语,拿上了用蜥蜴皮制作的护甲,虽然不能防御刀枪,但是可以让我从岩石上跌落时受少一些伤。
【录入时间:2020年7月30日 09:39:27】
约书亚帮我处理了身上的一些伤口,如果没有把衣服脱下来我也不知道这些伤是什么时候造成的,雨水不断地冲刷血液,但是伤口不会因此而愈合。战前的植物也许是温和甚至是可口的,但是现在充满缝刃,一不留神就能够在喉咙留下完美的缺口。
“好枪。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突击**。”约书亚对我的枪根本不感兴趣,他只是想对我说说话,至少是互相了解。
“它从东海岸华盛顿开始,伴我旅行了11年,它见过风沙,也见过爪牙,经历过狂风,也挨过沙暴。无论如何,它都是我唯一的伙伴。你的呢……”
“这种类型的.45自动**是大约四百年前由我的一个部落设计的。学会使用它是一种新的迦南仪式。”约书亚给我的伤口捂上了一些我未嗅得出的药,只觉得痛得要昏迷过去,但是专心听他讲话,还能再撑会,“在大盆地和科罗拉多高原,所有部落都以特定武器而闻名。白腿部落因其大型**‘暴风鼓’而闻名。他们在西班牙福克市附近闯入了一个军械库,已经使用了多年。当然,死马部落有他们的木制战争武器,甚至悲恸部落也有他们的妖怪拳套。”
“但是他们还是部落人,对**还不够了解,甚至对杀人这件事也不够了解。”
约书亚叹息,“我曾经是一名罪人,我曾经以为只要放下枪就能够得到宽恕,但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没有枪我保护不了任何人。他们虽然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但是因为某种信仰,他们秉承着不杀人的原则,我来到之前也只会用武器来狩猎。他们并不比白腿部落弱小,只是……你知道的,教徒有不能违背的东西,我已经违背了,我不能强求他们也违背。我们负责领导和保护悲伤和死马,他们是聪明人,但不如你或我世俗。也如你所见,我正在为死马部落与白腿部落的战争做准备,而丹尼尔正在为悲恸部落其他事情准备。”
“你多次提到了丹尼尔,这个传教士可以在战争中起到什么作用?我挺想会会他。”
“有很多原因导致这个主意不好,我只阐明三个。首先,不要相信丹尼尔只是一位传教士,他不是没有能力,只是不愿意为自己辩护;其次,如果你伤害丹尼尔或任何悲伤或死马,我会找到你,但愿上帝允许我犯下这个错误,你不会离开这个山谷;最后,对好人发动战争对灵魂有害。这对你现在似乎并不重要,但这是我所说的最重要的事情。”
在处理完所有伤口后,我也已经变成了半个“约书亚”,但是不意味着因为疼痛就可以不穿上护甲,“我想我该是时候出发了。”
“谢谢。追踪印记可以帮助你在山谷中寻路。他没有经验,但他对我们的语言了解足够多,可以忽略有关战前建筑的禁忌。现在显然,对战前建筑的禁忌对你来说不是问题,但在你扎根于建筑物时要格外小心。祝你好运。”随后,他带着自己的.45**还有.45**离开了死马部落营地,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以追踪印记的说法,他会变成另一个人,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模样。
在约书亚的身影消失后,追踪印记兴奋地来到我身旁,“        约书亚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那我们走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13号避难所 ( 沪ICP备05055773号 )公安备案号:31011502011727

GMT+8, 2020-8-15 07:16 , Processed in 0.08309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