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3号避难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92|回复: 37

CDDA小剧场——转自贴吧jjksefs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30 09: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剧场一:
卡尔·刘易斯(翻箱倒柜中):“喂!我的番茄种子呢?”
蔡司·亨德森:“我吃了。”
“为什么!?”
“我饿了。”
卡尔:“好吧,咱们来干点儿别的。”
卡尔:“……”
卡尔:“…我的…拖鞋呢……”
蔡司:“我吃了。”
“……为……什么…”
“我饿了。”
卡尔:“好吧,好吧,咱们去做点其他的事。”
卡尔:“………”
卡尔:“我的……那瓶……硝酸…呢?”
蔡司:“我……”
卡尔:“你吃了!?”
蔡司:“对呀。”
卡尔:“为………什么…”
蔡司:“我饿了。”
(卡尔·刘易斯看起来不高兴)
(卡尔·刘易斯穿上了他的 指虎)
(卡尔·刘易斯十字重击蔡司·亨德森 造成 48 点伤害)
(蔡司·亨德森倒在了地上)
(蔡司·亨德森闭上眼睛试图睡觉)
(蔡司·亨德森 睡着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09: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二:
(延斯·贝克尔点燃了 香烟)
(切尔西·尼尔森 剧烈地咳嗽)
(切尔西·尼尔森 剧烈地咳嗽)
切尔西:“把烟掐掉,延斯。”
延斯:“你吻我一下,我就把烟掐掉,美人儿。”
……
(切尔西·尼尔森 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切尔西:“我和你讲讲我跟大卫的事吧。”
……
……
(延斯·贝克尔 熄灭了 香烟)
(延斯·贝克尔 看起来很失落)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09: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三:
伊文·爱德华兹:“你吃肉么,小家伙儿?”
(伊文·爱德华兹 向 空地投掷了 肉块)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喔唔……”
伊文:“哦,对对对,你们喜欢吃生物的脑子,狗的脑子可以么?”
(伊文·爱德华兹 向 空地 投掷了 不明物体)
玛蒂尔达:“喔唔………”
(伊文·爱德华兹 感到愉快)
伊文:“哈,小**,难道你是吃素的么,我给你玉米,你吃么?”
(伊文·爱德华兹 向 空地 投掷了 玉米)
伊文:“小**,要是你真能吃玉米,我觉得我都能在阳光下倒立一………”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吃下 一个玉米)
伊文:“……小……时……了………”
(伊文·爱德华兹 正在 倒立)
(伊文·爱德华兹 正在 倒立)
(伊文·爱德华兹 正在 倒立)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09: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四:
卡尔·刘易斯:“明天我们去丹佛,咱们把作战计划拟一下。”
蔡司·亨德森:“我饿了。”
卡尔:“你五分钟前才吃过。”
蔡司:“…甜点……”
卡尔:“哈…甜点…好……甜点…给你,给你,你这头猪!”
(卡尔·刘易斯 向 蔡司·亨德森 投掷了 格兰诺拉燕麦卷)
卡尔:“好的,那么言归正传……”
蔡司:“枫树糖浆……”
卡尔:“没啦!”
蔡司:“我的那罐……”
(卡尔·刘易斯 手持 空玻璃罐)
卡尔:“你看,真没了。”
(蔡司·亨德森看起来有些失落。)
蔡司:“…我…我不吃了…”
卡尔:“你随便。”
……
……
……
(蔡司·亨德森 吃下一个 格兰诺拉燕麦卷)
卡尔:“好的咱们来谈正事儿……”
蔡司:“其实,森林蜂蜜也不错……”
卡尔:“你滚。”
(蔡司·亨德森 吃下一个 格兰诺拉燕麦卷)
(蔡司·亨德森 吃下一个 格兰诺拉燕麦卷)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09: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五:
埃迪·邓克尔:“让我瞧瞧……今天是周几呢……”
米戈:“星期五。”
埃迪·邓克尔:“你错了,米戈,今天是周二。”
修格斯:“tekeli-li! tekeli-li!”
埃迪·邓克尔:“很遗憾,修格斯,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们既然能毁灭远古者,会一两句英文想必也不难。”
(闹钟发出叮铃铃的响声)
埃迪:“好的,我去做饭,顺便一说小伙子们,今天的晚饭是烘豆。”
米戈:“给我撒点黑胡椒末儿。”
修格斯:“多切几块红肠,谢谢。”
苍白之体:“少放点儿盐。”
埃迪:“啥!?你们说啥!?”
米戈:“它们对孩子会不会有不同的反应呢?”
修格斯:“tekeli-li! tekeli-li!”
苍白之体:“………………”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0: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13 于 2020-6-30 12:01 编辑

小剧场六:
(凯塔·格雷 躺在沙发上)
凯塔·格雷:“啊……完全没有事情做……”
(凯塔·格雷 躺在沙发上)
凯塔·格雷:“打扫一下卫生吧。”
(凯塔·格雷 站了起来)
(凯塔·格雷 躺在床上)
凯塔·格雷:“完全没有事情做。”
(凯塔·格雷 躺在床上)
凯塔·格雷:“观察一下自己吧。”
(凯塔·格雷 脱下了T恤衫)
(凯塔·格雷 脱下了牛仔裤)
(凯塔·格雷 脱下了 男用内裤)
(凯塔·格雷 移动至 穿衣镜)
凯塔·格雷:“啊…瞧这俊美的面庞,瞧这结实的肌肉,啊,还有这健硕的,男性的骄傲……”
凯塔·格雷:“…咦?上面好像粘了点儿脏东西…我来擦掉它……”
(凯塔·格雷 擦拭 不明物体)
凯塔·格雷:“啊……好爽……”
(凯塔·格雷 擦拭 不明物体)
凯塔·格雷:“啊!!……好爽!!”
(凯塔·格雷 擦拭 不明物体)
凯塔·格雷:“啊!!!……好爽!!!”
(伊文·爱德华兹 走了进来)
伊文·爱德华兹:“喂,格雷,借我点儿……诶?”
凯塔·格雷:“诶?”
伊文:“……”
凯塔·格雷:“……”
伊文:“噫………”
凯塔·格雷:“不不不,不是,我在……我……”
(伊文·爱德华兹 拿出 数码相机)
(伊文·爱德华兹 为 凯塔·格雷 拍照)
(凯塔·格雷 有些生气)
凯塔·格雷:“把相机给我。”
伊文:“噫……”
(伊文·爱德华兹 转向逃跑)
(凯塔·格雷 追踪 伊文·爱德华兹)
凯塔·格雷:“你TM给我站住!!!”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0: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七:
埃迪·邓克尔:“嗯…我瞧瞧…躯体保存的这么完好,还没有攻击性……真是稀奇。”
(埃迪·邓克尔 观察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埃迪·邓克尔:“…嗯…她的下肢正在腐烂,我给她注射一支防腐针剂,以后每周带她过来一次。”
(埃迪·邓克尔 为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注射 针剂)
埃迪·邓克尔:“把她放到那张床上,我化验一下她的血液样本。”
伊文·爱德华兹:“好的。”
(伊文·爱德华兹 抱起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玛蒂尔达:“喔……”
伊文:“我说,埃迪,你把我叫来应该不止是看一下玛蒂尔达这么简单吧。”
(伊文 爱德华兹 把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丢在 折叠床上)
埃迪:“对,我想告诉你件好事儿。”
伊文:“嗯?说来听听。”
埃迪:“我和附近的一伙儿搞科研的幸存者取得了联系,他们要做个实验,要用到我的修格斯,就在明天,实验结束后他们会和我共享关于仿制神器的一些数据。”
伊文:“别去,别把修格斯给他们,别理这伙儿人。”
埃迪:“我觉得他们很可信,它们在这之前给我了一些理论数据,可行性很高。”
伊文:“不是数据的问题,就算他们的资料完全可信,他们本身也是需要警惕的,你要知道,你们还没认识多久,千万不要轻易相信他们。”
埃迪:“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伊文:“这不是开玩笑,埃迪,最后提醒你,千万,别去,相信他们。”
埃迪:“嗯,好的,我明白了。”

【一周后】
伊文:“嘿,埃迪,我们来检查了。”
(埃迪·邓克尔 看起来很失落)
埃迪:“……他们打了我……”
伊文:“哈?你在说什么鬼话?”
埃迪:“他们…偷了…修格斯…”
伊文:“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埃迪:“我说,他们做完了实验。他们拖走了修格斯,拿走了实验数据,最后还把我揍了一顿,他们对我说,这种东西不是普通人该得到的……”
伊文:“哦。”
埃迪:“哈?这就是你对朋友的安慰么?你这个冷漠的家伙!”
伊文:“哦。”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0: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八:
延斯·贝克尔:“我……我回来了……”
(延斯·贝克尔 左腿 上的伤看起来很严重)
切尔西·尼尔森:“我的天,你去了哪儿?”
延斯:“我……我去了趟杂货店。”
(切尔西·尼尔森 检查 皮质背包)
切尔西:“………”
切尔西:“为什么只有方便面?”
延斯:“啊,因为突然想吃了。”
切尔西:“那为什么你手上也拿着方便面,你的刀呢,你用方便面和丧尸战斗么?”
延斯:“对呀,你瞧,这包方便面已经被捣碎了,撕开就可以干吃。”
切尔西:“我不是在问这个,我是问,你的刀去哪儿了。”
延斯:“哦,是这样的,我在搜刮方便面的时候,突然觉得饿了,就从柜台上拿了一包来吃。”
切尔西:“在那种地方吃饭?你的神经还真是大条。然后呢?”
延斯:“当我吃完了以后,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袋子,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切尔西:“什么?”
延斯:“再来一包!乖乖……我这辈子还没中过这么大的奖呢!”
切尔西:“然后呢?”
延斯:“你也知道,切尔西,当时我的背包都装满了,我的手上还拿着刀,所以……”
切尔西:“啊,够了,打住,我知道了。”
延斯:“说真的,切尔西,我今天真的是非常的……”
切尔西:“你去死吧。”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0: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九:
(卡尔·刘易斯 攻击 狂暴丧尸兽 但是被它躲开了)
卡尔·刘易斯:“我擦!”
(蔡司·亨德森 用 ** 射击 狂暴丧尸兽)
(咔啪——!)
(造成 85 点伤害 狂暴丧尸兽 死了!)
卡尔:“你**从哪儿来的?”
蔡司·亨德森:“捡的。”
卡尔:“我刚才怎么没看见?”
蔡司:“我把它藏在了裤裆里。”
卡尔:“为什么要藏在那种地方?”
蔡司:“妈妈说,男人的裤裆里,一定要有一杆又长又硬的枪,我觉得这把就不错。”
卡尔:“……”
卡尔:“你刚才怎么没拿出来?”
蔡司:“妈妈说,男人裤裆里的枪,一定要在最重要的时候拿出来。”
卡尔:“…………”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0: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
(天黑了下来)
(伊文·爱德华兹 点燃了 2×4制式木料)
伊文:“来,玛蒂尔达,这是你的晚饭。”
(伊文·爱德华兹 扔下 2个玉米)
(伊文·爱德华兹 点燃了 香烟)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吃下一个 玉米)
……………
伊文:“嗯?怎么不吃了?厌食么?”
玛蒂尔达:“喔唔………”
伊文:“也罢,我也要吃饭了。”
(伊文·爱德华兹 扔下2个玉米)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吃下一个 玉米)
伊文:“怎么,又饿了?”
……………
伊文:“呐,玛蒂尔达,你有家人么。”
玛蒂尔达:“喔唔………”
伊文:“啊,我么?我有的,我有个妹妹,她要比你高一些,嗯……今年的话……应该已经11岁了吧。”
玛蒂尔达:“喔唔………”
伊文:“是么?啊哈哈……假如她还在的话,或许你们能成为不错的朋友。”
伊文:“…………”
玛蒂尔达:“………”
(伊文·爱德华兹 吃下一个 玉米)
伊文:“呐,玛蒂尔达……”

你孤独么?

玛蒂尔达:“喔唔………”
伊文:“啊,你问我啊……我么………”

我还好啦。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0: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一:
(延斯·贝克尔 在用望远镜观察)
(切尔西·尼尔森 在用望远镜观察)
延斯:“你瞧,切尔西,那儿有一家珠宝店。”
切尔西:“嗯,我看到了,我还看到有一个绿色的大块头站在那儿。”
(远处传来一声恐怖的吼叫!)
延斯:“喂,切尔西,你想要一枚戒指么?”
切尔西:“不想。”
延斯:“哦,我明白了,你想的,你很想要的,对么?”
切尔西:“怎么,你觉着你能打得过那个家伙?”
延斯:“不能。”
切尔西:“那你有什么对付它的策略么?”
延斯:“没有。”
切尔西:“你能做出可以干掉它的武器?”
延斯:“不能。”
切尔西:“你觉得你的口才好到能说服它坐下来和你谈判?”
延斯:“不能。”
切尔西:“那你都会些什么?”
延斯:“爱你。”
切尔西:“滚。”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0: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二:
凯塔·格雷:“伊文,陪我去兜………我擦!!!”
(凯塔·格雷 拿出了 复合弓)
玛蒂尔达:“喔唔………”
伊文:“她不咬人,你放心。”
(凯塔·格雷 穿戴 复合弓)
凯塔·格雷:“我说伊文,你的癖好真的是越来越怪了……”
伊文:“我觉得挺正常啊。”
凯塔·格雷:“如果是我,我是不会和一只丧尸黏的这么近的。”
伊文:“我允许你摸她的脑袋。”
凯塔·格雷:“哈?不好意思,不用你允许,你求我我也不会摸丧尸的脑袋的,谁知道那上面长着什么东西。”
伊文:“埃迪给她消过毒了,她身上很干净。”
凯塔·格雷:“哦……是这样啊……那……”
…………
凯塔·格雷:“那……稍微摸一下应该不会有事吧……”
(凯塔·格雷 挠了挠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的小脑袋)
(凯塔·格雷 挠了挠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的小脑袋)
(凯塔·格雷 挠了挠 儿童丧尸 玛蒂尔达 的小脑袋)
(凯塔·格雷 露出 淫荡的微笑)
伊文:“…………”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1: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三:
(卡尔·刘易斯 吃下一个 干肉饼)
(蔡司·亨德森 吃下一个 千层面)
卡尔:“我说,蔡司,你的妈妈……呃……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蔡司:“哦?……嗯……我的妈妈……嗯,是个好人。”
卡尔:“可以说得再具体点儿么?”
蔡司:“我很小的时候,只有我和妈妈,妈妈很漂亮,妈妈晚上会穿上很漂亮的衣服,化上很浓的妆,她晚上出去,凌晨回来,我的耳朵很机灵,我听得到她归家的关门声,她会走到我的床边,轻轻地吻我的额头,她以为我睡了,其实我早就醒了,我醒来,我闭上眼睛,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卡尔……我是不是很聪明?”
卡尔:“你是这么长大的么,就你们母子两个?”
蔡司:“不,不,后来有了爸爸,有一天,妈妈把一个男人带回了家,那个男人看见了我,我很害怕,我就躲在了屋里,我在屋里闻到了客厅飘来的烟味,我听见他们在争论,后来,争论变成了争吵,最后,我听见争吵平息了下来,我瞧瞧推开门,往门缝外面看,我看见那个男人在和妈妈接吻,随后,那个男人抱住妈妈,对她说‘跟我过吧,别在外面游荡了’,然后…然后他就成了我爸爸。”
卡尔:“你的爸爸,他对你怎么样?”
蔡司:“我的爸爸,对我很好,是个好人。我的爸爸,很爱妈妈,非常非常爱,后来,我有了个弟弟,爸爸经常开着车带我们出去玩儿。我们去过加拿大,在落基山脉看过极光。我们去过黄石公园,到过大盐湖,还去了趟墨西哥,你知道么,卡尔,墨西哥的卷饼并不比你做的好吃多少。”
蔡司:“你知道么,卡尔,我的爸爸总是和妈妈接吻,他们在草地上接吻,在露台上接吻,在出门前接吻,在我们面前接吻,他们那么喜欢接吻,他们低声地倾吐着爱意,仿佛是在害怕如果不说的话就不再爱对方似的,我知道他们密会的地点,我会带着我的弟弟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看。”
卡尔:“啊,我知道,我明白,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
蔡司:“然后,然后我就长大了,我不爱学习,爸爸就让我和他一起看农场,弟弟去上大学。后来,后来妈妈死了,爸爸很伤心,不久也死了,爸爸把农场留给了我,让我照顾好弟弟。”
蔡司:“后来,我娶了一个女人,叫奥得莉,奥得莉·罗姆尼,我的女人经常在夏末把剩下的蓝莓熬成一罐一罐的果酱,然后,我们,还有我的儿子—丹,把熬的发黑的果酱涂在吐司上,一片一片儿地拿来吃。我的女人很吵,可我喜欢她,因为她对我很好,她吆喝着穿过客厅、厨房和我们的房间,把这些地方收拾的干干净净,她每天做好饭,站在门口,等着我和丹回家。”
蔡司:“我喜欢丹,我喜欢这个小子,黄昏的时候,丹会指着那边黑漆漆的山坡说:‘瞧,蔡司,那里有什么?’那时,我会把他扛起来,我们往山岗那边跑,丹骑在我肩上,大声地对我说:‘不要停!蔡司,不要停!’,我不停,我们继续跑,我们越过山坡,一直跑到树林的边缘,然后我们躺在树丛的阴影里,欣赏落日。”
蔡司:“弟弟休假的时候会带他的女友过来和我们聚一聚,他的女友叫珍,他们决定毕业后就结婚。”
蔡司:“可是,后来……”
卡尔:“到这儿就可以了,蔡司,我不想听后面的了。”
蔡司:“不!我要说,我要说!请让我说完!那天,就是那天,我干完农活儿回到家,我看见奥得莉背对着我,我和她打招呼,我说‘嘿,我回来了。’然后,她向我冲过来,她咬住了我的胳膊,我很害怕,我说‘你怎么了,奥得莉?’,她没有回答我,只是咿呀乱叫,然后丹从屋里走了出来,他抱住了我的腿,撕扯着我的裤子。”
卡尔:“噢,老天,我不想听这些东西!”
蔡司:“然后我跑了出来,他们变了,我害怕他们,我不喜欢他们了。”
(蔡司·亨德森 吃下一个 千层面)
(卡尔·刘易斯 吃下一个 干肉饼)
卡尔:“我说,蔡司,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三年前】
(卡尔·刘易斯 哼着歌)
卡尔·刘易斯:“啦…啦啦啦……”
(卡尔·刘易斯 搜索 垃圾桶)
卡尔:“今天晚上吃什么呢?”
(卡尔·刘易斯 正在思考)
卡尔:“决定了,吃炒饭吧!”
(卡尔·刘易斯 哼唱着 一首轻松的曲子)
卡尔:“啦…啦啦……”
(不远处的黑影里有东西在蠕动)
卡尔:“我擦!”
(卡尔·刘易斯 打开了 手电筒)
(蔡司·亨德森 左臂上的伤 看起来很严重)
蔡司:“那…那个……你有吃的么?”
卡尔:“我擦!”
蔡司:“我饿了。”


我擦。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1: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四:
延斯·贝克尔:“来根烟吧。”
埃迪·邓克尔:“不了,我急着回去。”
延斯:“没事儿,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来一根吧,啊?”
埃迪:“啊……啊……那好吧。”
(延斯·贝克尔 点燃了 香烟)
(埃迪·邓克尔 点燃了 香烟)
延斯:“呃……那个……埃……埃迪先生。”
埃迪:“唔?怎么了。”
延斯:“其实吧……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我啊,梦见一个英俊的精灵,就是那种个子很高的家伙,他给我一柄银色长剑,还告诉我‘延斯·贝克尔,你注定要完成前人未竟的事业。’”
埃迪:“所以呢?”
延斯:“所以……”
埃迪:“所以,讨价还价,没门儿,你付账,我交货,就这么简单。”
延斯:“别呀……咱们可以再谈谈。”
(埃迪·邓克尔 熄灭了 香烟)
埃迪:“我走了。”
延斯:“等等等等等等………行……好……你赢了……成交。”
(延斯·贝克尔 给予 埃迪·邓克尔 8个 净化剂)
(延斯·贝克尔 给予 埃迪 ·邓克尔 12个 铝罐装有肉汤)
(延斯·贝克尔 给予 埃迪·邓克尔 10个 加仑壶装有氨水 )
埃迪:“嗯……这还差不多……”
(埃迪·邓克尔 将 一些东西放入 两厢车 的后备箱)
(埃迪·邓克尔 给予 延斯·贝克尔 一个 人工肌肉纤维 CBM)
(埃迪·邓克尔 给予 延斯·贝克尔 一个 液压肌肉 CBM)
(埃迪·邓克尔 给予 延斯·贝克尔 一个 肾上腺素泵CBM)
埃迪:“需要我帮你装么,安装需要另外支付费用。”
延斯:“不……不用了……你快走吧……在我改变主意之前……”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1: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五:
凯塔·格雷:“我弓的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
伊文:“嗯,我瞧瞧。”
(伊文·爱德华兹 检查 复合弓)
伊文:“开胶了,弓身坏了,废了,我重新给你做一把。”
凯塔·格雷:“我拿肉干和你换。”
伊文:“用不着。”
(伊文·爱德华兹 正在制作 复合弓)
伊文:“玛蒂尔达需要一件新衣服,下午和我去一趟夏延。”
凯塔·格雷:“行,不过我说,你有段时间没出去了。”

【下午】
凯塔·格雷:“我们从外缘的这栋小学入手,你去吸引它们过来,我放火烧死它们。”
伊文:“好的。”
(伊文·爱德华兹 走出了 灌木丛)
(伊文·爱德华兹 正在 大声喊叫)
(儿童丧尸 正在逼近)
(儿童丧尸 正在逼近)
(儿童丧尸 正在逼近)
儿童丧尸:“嘎啊!!!”
伊文:“…………”
伊文:“不!我们不能这样做!”
凯塔·格雷:“你TM快过来!!”
伊文:“不!我们不能……”
(儿童丧尸 咬到了 伊文·爱德华兹 的躯干)
伊文:“啊!……不,凯塔,我们不能……”
(儿童丧尸 咬到了 伊文·爱德华兹 的右臂)
伊文:“凯塔………啊!他们是……祖国的…啊!……花朵……”
(凯塔·格雷 正在奔跑)
凯塔·格雷:“呀!!!”
(凯塔·格雷 投掷 儿童丧尸)
(凯塔·格雷 背起 伊文·爱德华兹)
凯塔·格雷:“呀!!……哎呦我的老腰……”
(凯塔·格雷 正在奔跑)
(儿童丧尸 正在追踪)
(儿童丧尸 正在追踪)
(儿童丧尸 正在追踪)
(儿童丧尸 正在追踪)
儿童丧尸:“呜呕…………”
凯塔·格雷:“啊!!!!”
…………
【半小时后】
(伊文·爱德华兹 神志不清)
伊文:“不………不对……不应该的……不是这样的。”
(凯塔·格雷 为 伊文·爱德华兹 清理伤口)
(凯塔·格雷 为 伊文·爱德华兹 清理伤口)
伊文:“为什么…小朋友…妈妈……土豆……”
凯塔·格雷:“我当时该把你一块烧了,现在我也想这么做。”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1: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六:
(切尔西·尼尔森 感到自己的腹部 剧烈地疼痛)
切尔西:“啊!……咝……咝…嗯!”
(切尔西·尼尔森 咬住了 棉毯)
“没关系的……珍……呃!没关系的……我的宝贝……爸爸……爸爸马上就回来了……马上……”
(切尔西·尼尔森 感到自己的腹部 剧烈地疼痛)
切尔西:“延斯……”
你在哪儿?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1: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七:
(壁炉里的木料吡剥作响)
(切尔西·尼尔森 正在阅读 时代周刊)
延斯:“我回来了…”
切尔西:“哦。”
…………
切尔西:“你知道么”
(延斯·贝克尔 躺在 沙发上)
延斯:“什么?”
切尔西:“我自己生下的珍。”
延斯:“……”
切尔西:“我自己剪的脐带,我自己处理的污物,我自己,听见珍的第一声啼哭。”
延斯:“切尔西,我……”
切尔西:“你当时在哪儿?”
延斯:“对不起……”
(延斯·贝克尔 喉咙里发出一阵模糊的电子音)
切尔西:“什么声音?”
延斯:“不……别过来……别过来……切尔西”
(延斯·贝克尔 喉咙里发出一阵模糊的电子音)
切尔西:“延斯?”
(延斯·贝克尔 左腿骨折)
(延斯·贝克尔 头部的伤口发生了感染)
(延斯·贝克尔 左臂骨折)
切尔西:“你装了多少生化插件?”
延斯:“我忘了,我想看看咱们的女儿。”
(切尔西 把 珍·贝克尔 放在沙发上)
延斯:“她真漂亮,像你一样。”
(延斯·贝克尔 看着 珍·贝克尔)
切尔西:“你去了哪儿?”
延斯:“你需要些有营养的东西……”
切尔西:“不,不,咱们旁边的市区没有能把你弄成这样的家伙,你到底去了哪儿?”
延斯:“我忘了。”
(切尔西 检查 皮质背包)
(切尔西 手持 钻石戒指)
切尔西:“你去了那家珠宝店,对么?”
延斯:“我本想过一阵子再拿出来的……”
切尔西:“为什么?”
延斯:“因为你告诉我,你想要一枚戒指。”
切尔西:“我从没有对你说过这句话,我也不想要这种东西。”
延斯:“你想的……你想的……你的眼睛,你的神情,你身上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你想的。”
切尔西:“这不是必需品,我们用不着这种东西。”
延斯:“这是必需品,切尔西……女人们喜欢亮晶晶的东西……”
切尔西:“你不必这样做……”
延斯:“而我……切尔西……我要为你找到这些东西,其他男人会用自己的财富与权势为自己的女人拿到这些东西……我没剩下什么东西,只有这条不值钱的烂命……我用它,去寻求你想要的东西。”
切尔西:“……”
延斯:“呐,切尔西,大卫有送过你戒指么?”
切尔西:“没有。”
延斯:“那,我和大卫比起来,是不是更像你的丈夫?”
切尔西:“并不。”
延斯:“切尔西……”
切尔西:“嗯?”
延斯:“你爱我么?”
切尔西:“并不。”
(延斯·贝克尔 感到很悲伤)
(延斯·贝克尔 正在呜咽)
延斯:“啊……我知道……我知道……抱歉……”
(延斯·贝克尔 正在呜咽)
切尔西“…………”
延斯:“……………”
…………
延斯:“呐,切尔西,你会离开我么?几年也好,几周也好,等到我彻底没用了,你再离开我,好么。”
(延斯·贝克尔 正在呜咽)
切尔西:“会的,我会离开你。”
切尔西:“不过”
切尔西:“那是我死掉之后的事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1: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八:
(卡尔·刘易斯 正在检查 柜台)
(蔡司·亨德森 正在检查 柜台)
蔡司:“我饿了。”
卡尔:“再忍一忍,一会儿咱们开饭。”
蔡司:“好饿……”
卡尔:“忍着。”
(蔡司·亨德森 喝下一个 诱变剂)
卡尔:“你TM喝了什么!?”
蔡司:“卡尔……我……我饿……”
卡尔:“你到底喝了什么,你告诉我!”
(卡尔·刘易斯 抓住了 蔡司·亨德森)
蔡司:“咕嗯……”
卡尔:“蔡司!”
蔡司:“唔……”
(蔡司·亨德森的身体 正在发生异变)
卡尔:“蔡司?”
牛头人:“哞……”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1: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十九:
埃迪·邓克尔:“我已经尽量把有害的变异清理掉了,现在他与人交流应该是不成问题了。”
卡尔·刘易斯:“那……他还是蔡司么?”
埃迪:“……”
埃迪:“很遗憾……”
卡尔:“埃迪先生,谢谢你对我们的无偿援助,但我们还需要更多净化剂,对此,我可以和你交易一些你急需的物资。”
埃迪:“用再多净化剂也没用,就像我们无法让死去的人复生。而且,如果用得太多,我将不敢保证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有一点我很确定——肯定比现在这个样子要糟糕。”
(卡尔·刘易斯 蹲在地上)
卡尔:“我……我无法接受……”
埃迪:“我们无法接受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七年前考上了科罗拉多大学,我有着光明的前程,三年前我去澳洲当交换生,回来后三个月,这里就变成了这幅模样,我的研究、我的学业、我的前途都在那天被摧毁,现在,我和两个只会看A片的**混在一起,搞着一些能让我们苟活的久一点的廉价研究。我们都是一样的,卡尔,我们都是一样的。”
卡尔:“我……我可以……”
埃迪:“你拿再宝贵的东西和我换也没用,卡尔,净化剂数量非常有限,与其做那些徒劳的挣扎,还不如把它们用在更需要的人身上,你要知道,卡尔,更多人的情况比你的朋友还要糟糕。”
卡尔:“……”
埃迪:“……”
…………
卡尔:“我明白了。”
埃迪:“……”
卡尔:“再见,埃迪先生。”
埃迪:“再见,祝你好运。”


【伊文的家】
(电视机里 正在播放 色情电影)
伊文:“阿嚏!”
凯塔:“阿嚏!”
伊文:“吸溜……”
凯塔:“咝……”
伊文:“天变冷了呢。”
凯塔:“嗯呐。”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1: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剧场二十:
(牛头人 正在建造 篱笆墙)
卡尔:“额……那个……牛头人……先生……要不休息一下吧……”
牛头人:“谢谢阁下的好意,不过吾辈不累。”
(牛头人 正在建造 篱笆墙)
卡尔:“……来吃点饭吧……我刚做好,过一会儿就凉掉了。”
牛头人:“嗯……那好吧。”
(牛头人 停止了工作)
(牛头人吃下一个 肉香披萨)
卡尔:“牛头人先生……还要来点甜点么……”
牛头人:“不了,吾辈不喜欢甜食。”
卡尔:“啊……啊……是这样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13号避难所 ( 沪ICP备05055773号 )公安备案号:31011502011727

GMT+8, 2020-8-15 07:42 , Processed in 0.10686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