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3号避难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hearien

(重口味成人向,限制级话题,超长文无图慎入)The passing mis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7 17: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了版主的转帖"毒虫自诉"真叫人冷汗淋漓~原本以为是黑色喜剧怎么尼玛读着读着成猎奇向伦理恐怖了乜?丫对文体的驾驭能力太强了~


喵殿的"避难所的女性们"也将往日迷雾中的轮廓再次勾勒了一番,叫我想起一段过往。趁着避难所里虽然朋友很多但都与我没什么现实生活的交集,我也倚老卖老啰嗦两句,客居境外的同学们心领神会亦无须说破。匪区里的朋友只当笑谈看看便罢切勿以身试法。18岁一下及心智不全者请点击back键。


话说三年多之前,正当我"与某达人发生龃龉愤而离开避难所"之际。


这桩公案,今日随着相关帖子的删掉已不可考。当事人是谁他或许还记得我可是忘记了,不过当时我们争锋相对在不智的状态下说过什么,我倒不能忘却。寥寥几笔,几乎间接改变了我的人生选择。在政治观点上,我从温和左翼转向了保守主义。在生活中,也仿佛坚定了我去国的决心。


10年初春,正是乍暖还寒。我回到了温哥华:那个质量效应3序幕部分Shepard开会的城市。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认识了我今天的夫君。那段日子他也颇坎坷,于是一拍即合,彼此舔舐伤口。


我虽然没什么烟瘾,可那些混沌岁月,也很欢喜糟蹋糟蹋加币,享受享受吞云吐雾的快感。而他其时也正是个烟鬼。说来可耻,这个瘦高的丑八怪吸引我的恰是他夹着烟的手与姿态,恰如Ayn rand所说:


“I like to think of fire held in a man’s hand. Fire, a dangerous force, tamed at his fingertips. I often wonder about the hours when a man sits alone, watching the smoke of a cigarette, thinking. I wonder what great things have come from such hours. ”


"我憧憬着男性手中的星火。火焰,何等危险的力量,却为他的指尖所驯服。一个男人,独处一隅,望着香烟出神的形象,常常引起我遐想。我好奇那一小会儿光阴催生了怎样伟大的念头。"


虽然满嘴烟臭,但当我们的舌头缠绵悱恻的时候,他似乎也并不介意。


不过这都是在很久很久之前,我们戒烟之前。从那之后,他就再没什么优点和美可言了。


我想和大家聊聊的是我们第四次ML。我知道,不论我再活多久,那都将是我最刻骨铭心的一次。不是最美丽。而是那么的诡秘。


那天我们呆在他的狗窝里。夜里10点多。没有开灯。电脑里放着伯格曼的冬日之光。即便这么操蛋的电影都不能阻止他上下其手。唉。我那时候多么幸福。


我吻了他,叫他卷一支烟给我。


这个坏小子在读高中的时候练得卷烟的绝活勤习不辍。卷起来神态肃穆,成品卖相也好,作为前戏的一部分颇为盛心悦目。


只不过,那天晚上我们的催情剂不是烟草,而是K2(那时候说来真是K2生命的末期了,虽然市场上偶尔还有从东部法语区流入的小口袋)。


请耐心待我描述一下它的外观。包装是清一色的一面透明一面银亮的塑料袋。透明的一面贴着Logo。巴掌大小,里面如花茶般绿肥红瘦。有淡淡的人工香料味道。甜而不腻。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一支烟谨小慎微的轮流吸着。燃到大半,我们全倒在了沙发上了。


该怎么去描述那种感觉呢?我知道这个题目叫无数先贤莫可奈何。但在下不惴浅薄,还是想尝试一下:


仿佛血液里的氧气被瞬间抽干,身体被丢进无色无味的果冻池子里。大脑里也充满了尘雾,神情迷离恍惚,当在似睡非睡之间。空气沉重而富有质感,想努力游到一处开阔的水域却无能为力。


我对宽衣解带的过程已经没有了印象。只记得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寒意。我似乎想要反抗,又或者是那股征服人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他的每一次靠近都绵延数千公里,如同大西洋壁垒一般。我们完全失掉了主观意志,单凭着一股被传承了500万年的传统所奴役着。挣扎着。炙烤着。我们的脑子是两只被打在一个杯子里搅成粥状的鸡蛋。我们轮流酌饮着杯子里的液体,将香偶素、荷尔蒙、内啡肽和多巴胺一股脑的吞进伏核里。


高潮。漫长到令人深感恐怖的高潮。原本是正在执行舱外行走任务的宇航员,忽然绳子断了,跌入了虚空。死得那么缓慢而壮美。那是永远都不会结束,毫无希望的高潮。就像在海啸里蛰居的百年孤独。就像波兰人的1939年。就像同性恋者的中世纪。原本是双腿的地方像黄油般融化,像炎夏沙漠里迷路的旅人打开一瓶冰镇的斐济矿泉水,像超音速战斗机在百慕大坠毁。我发现自己不能抑制的战抖着。勉强呼吸着。每一片肌肉都拉紧又松开。不再是人的身体,而是一把调音中的小提琴。


我俩睡着了。在死寂的太空里的某个地方。睡了不多久。醒了。如同一个疲劳的梦。我当时缩成一团哭了。哭得哽咽不止。那是我从未有过的哭泣。因为它和情绪没有任何关系。那是像把钉子钉在你的手上你会大喊一样的哭泣:与喜怒哀乐无涉。与和谐社会、司法公正、菜篮子工程、南水北调、台湾问题无涉。我根本没办法解释。总之是与膝跳反射类似的生理反应。


然而他吓坏了。不知所措。幸而那不是我们第一次的肌肤之亲。他那副怂样兼备了可恨与可爱。他一面安抚我一面把剩下的大半包给扔了。


当一切都平息之后他对我说,那时候感觉不间断的SJ一分多钟,有点莫名其妙了~


呼~居然尼玛写了这么长。


索性再给你们讲讲H殿第一次品草吧。


大家知道温哥华有大嘛节。头一次去凑热闹是10年五月。一行五人在DT玩了一天。晚上在朋友家,神神秘密的主角登场。


有了K2的经历,我多少有点余悸。不过记得当时好像刚看完Mad men还是什么别的剧里演过全过程,加上奥巴马也承认年少轻狂过。一女伴拍肚皮保证没有副作用和成瘾性。于是,为了增进对20世纪后期文学艺术发展的理解,决定试一试。


某老饕有个专门的玻璃枪,但操作颇复杂,我怕烫嘴,没用。责成男朋友以一定比例的帕尔玛香烟(冯内古特最爱)卷成烟卷。点了起来。


这东西有一种焚烧塑料的味道。吸完整枝没见什么异样。我就问主事者说:没不同啊,是不是卷少了?


他的样子多少有些陶陶然,以一幅相当"自己人"的派头模棱两可的似乎要叫我放心。


猛然间,他的样子激起了我剧烈的,用个什么词呢,傻逼之感!我想要让他明白这种感受,不过当时也没找到适当的辞令,只好带之以大笑了。大家都笑起来了。头脑倒是挺清醒的,明白是药物作用,那种笑意虽然不怎么自然,但也称不上遭罪,姑且由之。


笑累了以后,人就醉了。记得事后我们还就英文俚语中"high"一词的能指和所指展开了深入浅出的探讨。愚见,其实洋人用嗨一词,并无飘浮(幻觉)或兴奋的意思,它只是指出一个简单的事实:北方习语中的"高"了。


这种失控的感觉在我看来是很糟糕的。与K2的那种时间剥离感不同,weed将人暂时性地傻逼化。不是古代哲人所憧憬的那种无知无觉的圣愚,而是一种强烈的无能感。是把灵魂锁在毛毛熊玩具里。原本瞬时完成的神经传导过程如今长至将近0.5秒甚至一秒。你的思考,甚至你所看见的景物由眼球传递到大脑,由大脑做出分析,分析转化为意识,意识经过处理上升为思维,每个步骤都叫你感觉得到(其实这些过程原本快到感觉不到),要想再做出反应、传达指令、落实反应,那就更慢了。我好像一个在决斗中失败了的法师,被敌人封印在钻石里,肉体和思维被钻石的棱角切开互相独立,相要连接彼此要费好一番功夫。


我当时是个什么样子呢?我现在想想应该和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反派差不多:我慢镜头下亨廷顿舞蹈症般的慢慢晃悠着,因为我的身体跟不上也识别不了大脑的指令,我所有的切齿和犬齿都眦裂着,因为我的口腔干到无法把张开的双唇收回去,我的双眼充血发肿,我不知道自己下一瞬间要说什么,也记不得上一瞬间说过什么,所以一直咕哝着似乎是人话的只言片语。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像我一样的瘦纸只是叫渴,抱着水瓶子喝个没完,而胖纸们则觉得饿,胡乱的往嘴里塞着薯片。


那次的经历叫我对残疾人的生活有了切实的体会。我又坠入恐惧之中了。这种感觉是如此可悲,我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有人会欲罢不能。折腾累了。我在一块瑜伽垫上睡下。醒来后我再次变成了正常人。那一刻的成就感恕我无法形容,总之从延安时期至1949年所有的政治宣传加在一起,也无法表达我胸中的满足。我全心全意的拥抱着新生活,感谢党!感谢毛主席!感谢新社会把我从鬼变成了人!


7个月后,我和那个和我一起荒唐度日的人结婚了。蜜月去了两个地方:纽约和埃索达。


往事如烟。真爱生活,远离某某!








发表于 2012-7-7 17: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H殿的沙发不给你们。
发表于 2012-7-7 17: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也要抢!此贴不火天理难容,高价出售各种狗眼瓜子饮料!!
发表于 2012-7-7 17: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抽大烟的看来都是高富帅,戒了立马去纽约和埃索达旅游
发表于 2012-7-7 17: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埃索達?山口山?
发表于 2012-7-7 17: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H姐活下去
发表于 2012-7-7 17: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H殿在我心中的气质打分瞬间从景仰变成了无限景仰
发表于 2012-7-7 17: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蟹路过 前排占位 H殿英明神武泽被苍生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发表于 2012-7-7 17: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事
小K和大妈都小儿科啦~
倒是H女王说K能延长X快感本大叔很有性趣啦~
记得我在这里说过曾经当过一段时间导游,本身我也是个混子,于是从18、9开始就有个习惯,
每年过年都是这样
一帮坏小子开两房间,一间是麻将扑克色子全齐
一间是嗨场+炮房,妹子川流不息;当年还没溜冰这一说法,各种小药药,小四当然也有,不过一般不大敢玩
磕完拉着妹子就地正法...
好吧,有时候未必就是妹子- -
当年确实也没少碰这玩意儿就是了
不过我好像也没上瘾——可能我运气好吧..
就这样过来了10+年了吧
当年那些坏小子都已经成怪叔叔了,习惯还是保持下来,不过全变成耍钱了...
毕竟上有老下有小的,HIGH大了谁养家不是?
发表于 2012-7-7 17: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蚊子你这和H殿相比那简直就是2B青年和文艺青年之差距的最真实写照啊
发表于 2012-7-7 17: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
但都一样的美丽


虽然那些听着挺high的,不过我可不会去试
发表于 2012-7-7 17: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贴赶紧占领前排招租

看完再发帖就剩后排了⊙﹏⊙
发表于 2012-7-7 18: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嗯
最近在high的是纯氧和笑气
灭哈哈哈
上班工作前嘬吧两口笑气,一天工作好心情
发表于 2012-7-7 18: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要看蚊叔的故事!!
发表于 2012-7-7 18: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光环无法波及啊。。。
发表于 2012-7-7 18: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盆友表示好怕怕。。。。
发表于 2012-7-7 18: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限制级话题,在首页看到半截标题的时候差点以为是时间猫又发新作了
发表于 2012-7-7 18: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义的少年队纯洁路过
发表于 2012-7-7 18: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弱弱的过来问一句。SJ是什么
发表于 2012-7-7 18: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8楼mio.于2012-07-07 18:54发表的  :
我弱弱的过来问一句。SJ是什么

去问小受,让他用身体教会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13号避难所 ( 沪ICP备05055773号 )公安备案号:31011502011727

GMT+8, 2022-5-17 21:31 , Processed in 0.089051 second(s), 13 queries .

快速评论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